何必西天万里遥

【楼诚】据为己有 第二章 (人人都有猫耳的平行世界)

简装书走肾版:

明楼/阿诚 




据为己有




第二章




连夜赶来的苏医生检查后给阿诚用了药。


阿诚昏昏沉沉睡过去,中途迷迷糊糊爬起来喝杯水倒回去继续睡,再醒来鼻尖发痒打了个喷嚏,睁开眼睛是一大团长而柔软的绒毛。


“大哥?”


他急忙坐起来,明楼的尾巴抖了抖,贴近阿诚脸颊,一小撮被口水泅湿的长毛格外显眼,阿诚立刻搂住哥哥尾巴干笑。


明楼近几年在外面从不肯显露半点猫科特征,只有家里人才能看见他绒毛长而卷翘的猫耳朵,特别蓬松厚实的尾巴,阿诚和明台小时候会去扑大哥的尾巴,将脸埋进细长松软的绒毛里蹭。


按住圆润的尾巴顶端往睡衣上擦,阿诚摸摸凌乱的毛,随手打开床头柜抽屉,摸出毛刷给明楼梳尾巴。


他常年给兄长刷毛,手法熟练,明楼躺倒,头舒舒服服侧枕在阿诚小腹,长腿蜷起,懒洋洋伸手去测他额头温度。


“嗯,苏医生说只要退烧就没事。”


明楼喉间泛出低低的呼噜,眼睛也眯起来:“姐姐让我来叫醒你吃东西,是海鲜粥。”他在堆叠的被子里拱了拱,弯曲的虾仁般用身体环住阿诚,懒散而放松。


将尾巴厚厚的长绒毛梳理顺畅,阿诚换把更软的刷子轻轻刮擦那对猫耳朵,等弟弟们太久失去耐心的明镜直接闯进来,卧室门咣当一响,明楼尾巴立刻直直竖起来,阿诚急忙揉捏茸茸猫耳朵,嘘嘘两声安抚,抬头朝明镜讨好的喊大姐。


“你们都不要吃饭的呀?”


明镜大步走到床边探阿诚额头温度,松口气,随后瞪明楼。


明楼长腿一伸,收起猫耳朵和尾巴在她面前站得笔直,对姐姐陪笑脸:“阿诚啊,快去洗澡换衣服,别让大姐等。”


阿诚沾着一身猫毛冲进浴室,他怨念人类嗅觉迟钝闻不到明楼散发的气息,又实在抵触再次化形成猫科状态。


睡衣丢进筐,温水喷出花洒淋到身上他竟感觉有些冷。


赌气不肯去调节水温,快速洗完穿衣服下楼去吃饭,明楼对他湿漉漉的头发很不满意,坐在餐桌主位的明镜打明楼手臂:“哎呀,他睡一天一夜肯定饿坏了,先吃东西。”


阿诚舀一勺粥吹吹放进嘴里,圆溜溜的眼睛扫视其他人。


明镜、明楼、明台都笑着看他吃,气氛莫名诡异。


顶住压力将这勺粥咽下去,阿诚心里发慌:“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明镜和明楼迅速移开视线并互相使眼色,彼此轻微的咳嗽示意,明台探身兴奋的问:“阿诚哥,化形就意味着你成年了!我要当证婚人……”


“你闭嘴!”


大哥大姐异口同声。


“嗯,阿诚啊……”


明镜猫耳朵不停动来动去:“你刚化形,现在谈这个问题有点早,不过喜事嘛,早点晚点都得办,婚礼你有什么想法?”


勺子沉到碗底。


阿诚彻底失去胃口,沮丧乌云似的在头顶盘旋。


十年前明镜就买下附近一处房产,带他和明台去看过,后院种有高大的相思树,两只小的年幼好动,甩掉鞋子兴高采烈爬到树顶,晃悠尾巴挥舞双手催促姐姐快上来。


明镜左右看看没有旁人,踢开高跟鞋,灵敏迅捷爬上去,才十一岁的明台喵呜喵呜抖着猫耳朵往姐姐怀里钻,微风卷过树叶沙沙作响,夏花馥郁的香气在空气里弥漫,他们能望见附近住宅的屋顶和院外的斜坡。


找到舒服的位置趴着,明台奶声奶气问姐姐是全家都要搬到这里住吗?


“不,只是投资,如果明台喜欢,等你化形找到喜欢的人结婚,姐姐把这里送给你当做新家怎么样?”


明镜点明台小鼻尖,瞟见阿诚,长尾巴晃晃轻卷他手腕:“阿诚也是一样,化形结婚时姐姐也送房子给你做新家好不好?”


答案经过十年都没有改变。


“大姐,我不想结婚。”


阿诚垂着头底气不足的小声抵抗。


赫!


明镜和明台齐齐尾巴炸开,两人难以置信瞪住阿诚,又惊慌失措去看明楼。


还沉浸在不想有新家,更不愿意离开大哥思绪里的阿诚,丝毫没发现身边明楼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周身空气要冻结般冰冷。


勉强喝完一小碗粥,阿诚借口想睡觉溜回房间。


餐桌上筷子都没动的姐弟三人沉默良久。


明台挠桌面:“阿诚哥说不想结婚,难道是打算跟大哥先同居?可你们都住在一起这么多年,还天天尾巴缠一起,我眼睛都要瞎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可能是刚化形,情绪不稳定。”


明镜拼命给明楼夹菜:“你先别着急,阿诚这孩子我们看着长大的,性情怎么样我们最清楚,上周明堂哥来做客,阿诚还缠住你尾巴不放,弄得明堂哥都不敢看,临走骂你对小孩子出手简直禽兽来着。”


“没错,没错,幸好大哥你从不在外面化形,不然阿诚哥的尾巴搭上你的尾巴,警察非抓你不可。”


明台摇头晃脑:“才不会管是阿诚哥先发出求欢信号,只当你是变态。”


“讨打是吧。”


捏捏鼻梁,明楼呵斥得漫不经心,想不通总算化形进入成熟期的阿诚为什么拒绝结婚,从阿诚漆黑发亮的尾巴绞住他的尾巴开始,明楼花了很多年去逐步排除障碍,包括赢得姐姐和幼弟的支持,放风声给亲朋好友。


说讨厌再化形成猫难道也是认真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喵喵喵!?


躲回自己房间的阿诚心烦意乱,扫地机器人画着圈吸收明楼尾巴被刷掉的绒毛,阿诚蹲下,右手松松蜷起,啪的按住扫地机器人,聆听空转的嗡嗡声几秒放开,等扫地机器人根据既定路线转回,再伸手啪的按住。


化形期没来大姐就不会提到婚礼,新家什么的才不想要!


额头抵住膝盖,脑袋埋进手臂,阿诚细细弱弱的呜咽。


动弹不得的扫地机器人嗡嗡蜂鸣着震动挣扎。


可恶,延迟化形的药都白吃了喵喵喵!


 




——未完待续——




PS:猫科啪啪啪叫交尾,所以设定用尾巴搭住对方尾巴,是求欢和表达爱意的体现,两条尾巴交缠基本视为闪光弹,心疼小明喵喵喵~~~



评论

热度(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