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Reylo】扬尘荒芜 you've helped me find my way (上)

_Cherish:

you've helped me find my way (through the wild and wonders) 

你如明灯 (扬尘荒芜)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097523

作者: TheJGatsby

译者:Cherish

分级:Teen

原作:Star Wars Episode VIII: The Last Jedi (2017) 

配对:Rey/Ben Solo | Kylo Ren   Kylo Ren/Rey

 

授权:

Comment on you've helped me find my way (through the wild and wonders)

  

TheJGatsby Sat 06 Jan 2018 01:16AM EST  

 

 

 

 

Thank you so much, I'm so glad you enjoyed it! And absolutely you can translate it, I'm so flattered. Would you mind sending me a link when you're done so I can post it in the notes on the fic?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need anything from me don't hesitate to ask.

 

Comment Actions

 

 

 

 

简介:

Summary:

 

在Crait事件之后,原力链接并没有因此断开。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拒绝我。那样你便不再会孤独了,Rey,你自己知道你其实不想孑然一身,你知道我也希望你能与我并肩,所以,为什么?”

“因为你并没有变,”她说道。“因为你仍旧用恐惧统治他人,或是用憎恶,愤怒,而我不能——我不能。“

 “那我若是做出改变呢?“他问道,几乎有些喘不过气,双目炯炯有神。”你会向我而来吗?“

 

备注:

 

我一出影院就开始写了啊那电影真是超赞。

题目取自Sarah Jarosz唱的“Build Me Up from Bones“,我也要推荐这首歌,就是,这歌很切合主题啊。(副歌所致的标题大概是:惟想你能明 我的爱意可胜从前 (I need to show you how/I can love you better than before))

(见底端以获得更多备注)

 

译者的备注:

(讲道理,TFA的时候我还是超讨厌那个KYLE RON的但是现在只想大声哭泣我的宝贝xxx)

我真是永远无法拒绝关于拯救,爱和理解的fic啊,本文有点长,分成上 中 下三个部分。无Beta,最近申请大学和Final之类的事情有些忙,翻译潦草见谅。

总之,这一篇很美,很治愈,很精彩,请大家欣赏。

 

正文:

 

 

在Crait事件之后Rey第一次见到他时,那链接打开将他骤然间变到了她的眼前,两者则相视无言。张力一同与她还未辨明的将他们连接起来的原力,和过多的纠错胶结的情感在他们之间蔓延跳跃。她咬牙切齿,而他则先于她声明送客之前便消失了。

 

第二次,她向他吼叫,愤怒且狂野,就像只受伤的猛兽,将一切可能的物体向他奋力甩去。她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否真的会碰到他,也未辨明在这些短暂的见面中事物的虚假与否,然而他却在那时瑟缩了一下,再然后他便不见踪影。

 

他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而她恨着他,也恨自己每次在向他爆发或是将他赶走之前都会有的那阵犹豫。但每一次当她看进他的眼睛时,它们仍都是一样的,和当时在岛上的那一双无异,也是同那一双凝视她的眼睛,那眼睛看着她,以一种绝无仅有的目光看着她,看过世间万物,看过那还是无名小卒的Rey,让她的心膨胀开来。而就在那一瞬间,她又回到了那儿,她记起了他曾伸出手以驱散那些伤痛与孤独,想起了那只有她自己和她自己和她自己倒影的镜子,和那循环往复,永不停息,孑然一生直至永恒的映像。但是,他触碰起来却是如此真实,比世间万物都要更加真实,而她只想跃入他的怀抱,让那真实感包围她,淹没她,冲走她心底那巨大,空虚的广袤沙漠。

 

但她也同样记得,当他走向那空权的王座时,当他走上前去成为另一个暴君时,她感到过一阵巨大的失落,她意识到他归根到底,仍旧是没有变的,并没有真的改变。于是她在自己会做出任何傻事,比如质问他“为什么”之前,便猛地将一切砸向他以让他离开。

 

 

然而,在Crait事件数周之后,她犹豫了,而他则唤出了她的名字。她想去憎恨那名字从他口里发出的声音,如此温柔,又像是哀求一般。“求你,“他说道,那语气就如当时在那王座前,在那些烈火与残骸之上无异,而她则疑惑自己到底是如何才会幻想他会属于那毁灭的中心以外的地方的。”求你,向我开口吧。“

 

她握紧液压板手,随时准备将其扔向他,但最后她只是用泛白的指关节紧紧地握着,然后开口问道:“有什么好说的?我尽力了,Kylo Ren。“他因那名字颤抖了一瞬,然后她想道,不错。

”我相信过你。就算是Luke也因为你的迷失放弃了你,但我仍相信你可以——而你背叛了我!“

 “如何?”他问道,脸上因不解而聚起阴云。“我如何背叛你了?我救了你的命,和你并肩战斗,我把整个宇宙献给了你!是你背叛了我,你才是那个把那他妈的光剑弄断然后把我留在那儿不管不顾的人。我根本不欠你什么。我可以给你一切,Rey。我还是可以的,只要——”

 “只要什么?只要我背弃起义军?只要我杀掉我所有的朋友?真是会趁人之危啊。”她向后蓄力,挥动手臂将那液压板手奋力扔向他,但当它还在半空中时,他便离开了。

 

--

第一秩序因Snoke之死而乱成了一锅粥。

 

情报部门报道着高层的风起云涌,军官们为权利明争暗斗,势力四分五裂,互相残杀。尽管他们实力不如从前,但远不如革命军那么不堪。在Crait事件数月之后,革命军刚刚风浪稍息,一个顶替那有名无实的领头者的议会便组建了起来,而在那时他们则意识到,是时候行动了。

他们多多少少试着重整旗鼓,在间歇期招募同伴,装配武器,但这些远远不够,比起武力军队,他们更像是受惊的野兽,在暗处之间仓皇奔逃,舔舐伤口,每个人都因此焦躁不安,但除了手头的事情他们也无法多做点别的了,特别是在Crait事件之后,那存活下来的那么几十个人,已经是老革命军最后的血脉了。

 

Rey是喜欢Rose的——她贴心,热烈如火,并且勇往直前,而Finn看着她时则双眼放光,Rey几乎都预料到她会为此感到嫉妒,但意识到她毫无此意。Finn是她的朋友,他和她亲密无间,而若是在别的境况下,也许她也会那样渴望着他,但事实上她只为他们感到由衷的祝福。Poe与她调情,而她则报以大笑然后回绝那些甜言蜜语,他便耸耸肩,说道“反正值得一试“,然后将她拉进一个拥抱,于是友情在他们两位革命军里最疯狂的飞行员间根深蒂固。

(关于谁才是更好的那位飞行员的论证还有待考究,也许永远也得不出一个答案。但那竞争则总让他们两个在飞行中试探自己的极限,而Leia会报以白眼,之后嘱咐他们小心安全。)

 

而在平时,Rey几乎无法面对Leia。她是一位从失败中汲取教训而逐渐强大的女士,而Rey则想问她是如何做到的,去孰知其秘诀,但那因“我试着把你的儿子带回来但我失败了”所产生的羞愧则攀附在她的胸口,让她在当Leia下达命令时低头回答“是,将军。”之外力不从心,从而直接在其他时刻无视了她。

Rey知道Leia也因为他的迷失而放弃了他,就如Luke所做的一般,就如Rey会那么做一般。但每次当她闭上双眼,当他们触碰时那所见的未来便会再次浮现在她眼前,那时她不相信那境况会在某天到来,之后她步入王权之殿(throne room)的废墟,也不认为他们正朝着那未来前行。她想将他从自己生命里一笔勾销,将他抛在身后然后成为一个教训,但无论她多么努力,她都无法如此下手。

曾经,她相信他会转变,坚信不疑。现在,她不那么确定了,但同时也注入了更多期颐。(she wants it so much more.)

 

--

Rey在半夜惊醒,双眼猛地睁开,看到他就在面前,坐在床头凝视着她。他看起来如此悲伤,悲伤且不解,而当他伸出手,试着触碰她的脸颊时她没有动。他的拇指描摹着她脸颊的轮廓,而她侧过头,紧紧贴上了他的手掌。

 

 “我不懂,”他说道,语气温柔。“我不懂你。你仍旧如此孤独——”

 “我不孤独,”她反驳道。“我有朋友。”

 “你知道你没法向我撒谎的,不像这样。你梦着你的家人,在宇宙的另一端我都可以感受到你的痛苦。那真的让人心碎,Rey。”他的手指穿梭过她的长发,像是在强调他的观点似的,轻柔,带着隐秘的暗示,他们之间的纽带则因为那触碰鲜活起来,而她咬紧牙关,抑制自己,闭上双眼以去压下那翻涌的情感。她知道那言下之意——她的确爱她的朋友,他们亲密无间,是她的至亲,但他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你是那么的孤独,”他说道,“而现在则变得如此煎熬,因为你知道事情本可能是怎样的;因为我们曾并肩过,而你无法忘怀那时刻,但我始终不懂为何你要拒绝我。”他的另一只手捧上她的脸颊,他将自己的额头与她相抵。“我们本可以一直那样下去的,”他呢喃。“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拒绝我。那样你便不再会孤独了,Rey,你自己知道你其实不想孑然一身,你知道我希望你能与我并肩,所以,为什么?”

 

总有那么些时刻,比如现在,若是运气好的话,同情与亲密在链接间互相纠错,而担心与共鸣则一阵阵碾扎过他,在那时刻她便会扪心自问。在那王权之殿里时,她感到强大,与他背靠着背让她生平里第一次如此昂首挺立。她记得在小岛上与他的谈话,向他倾诉,关于那洞穴,那镜子与黑暗,那谈话里所展现的温暖与舒适则远远超过了篝火的效用。

但那些只是瞬息,她则无法忘怀在那瞬息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他做过的所有事情,他继续着手的所有事情。

 

 “因为你并没有变,”她说道。“因为你仍旧用恐惧统治他人,或是用憎恶,愤怒,而我不能——我不能。“

 “那我若是做出改变呢?“他问道,几乎有些喘不过气,双目炯炯有神。”你会向我而来吗?“

 

她望着他,他的拇指擦过她的脸颊,但那眼泪并未被抹去,毕竟他并不是真的在那里,不是吗?

 “请你走吧,“她说道。”我不能。我不能。“

他骤然消失,但他手掌的触感徘徊不散。她一夜无眠。

 

--

战斗是艰辛的,而Rey疲惫不堪。随着革命军日益强大,事情也变得复杂起来,她的朋友们也随之漂泊四方。Finn是位英雄,一种象征,而他踏足之地,士气随之上涨,于是他便将足迹踏遍四方。Poe则是Leia的副手,在他不曾领军敢死队一般任务,以用他那出奇的天才直觉把第一秩序搅得天翻地覆的鲜少时刻,他便坐到她的身边。她可以感受到他们在渐行渐远,然后又从至少她和Rose仍在原地待命这件事中汲取许些安慰。

 

Rose坐到她的身边,一边帮她编着辫子,一边讲述着她姐姐Paige的故事,谈论她们的家人,而Rey爱着她,同时也嫉妒着她。对他们来说,世道总是不易的,但是Rose让一个爱着她的家庭以泪洗面。当她每每谈起他们时,她又因那些幸福快乐的记忆兴高采烈起来。Rey听着,微笑着,也在每次Rose待她如亲姐妹一般时,心里都会涌起一阵喜悦。但是那并没有让她在Finn回来的时候感到自在,毕竟除了Rey尴尬地在他们那明亮的,鲜润的,缤纷夺目的爱情间充当一个电灯泡之外,他们还没想出如何才是适当的三人行之道。于是,她便自发回避,然后找时间私下与他们分开时各自会面,但那机会则少之又少。

 

在夜里,她仍做着那些关于被抛弃的噩梦,她心底那曾经溢满着希望与信念的地方,已经是一片阴暗潮湿,粗糙不平的空洞,那被割裂的边缘粘附着痛苦。她已将那来自过去的门重重甩上,接受了真相,但那并没有停止她对他们的无限恨意,有些夜里她因他们对自己的弃之不顾恨着,因将她独自一人留在监狱,因她将自己在那监狱里关了如此之久。她思索着,若是她早些醒悟,那么她的生活又会是何种情形,但她却无法想象。那臆想如同她曾经那关于“我的父母会回来的”的幻想,或是虚无缥缈的希望与不可能的未来一般,给她带来一种让人痛苦的失落感,

Rey知道她的朋友们关心着她,他们也尽力去展现那关心以让她感受到,但就像他们都属于她一般,他们也不为她独一人所有,他们拥有彼此,为革命军所有,为自己或是存在或是已然消逝的家庭所有。而她那微弱,卑鄙自私的一小部分盼望着去拥有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为他人所有的东西,盼望着去成为某人世界的中心,就如同她曾对待那些已经弃她而去的那些人一般。

 

也就是她的那一部分,在每次Kylo Ren向她而来时,没再继续赶走他,反而让他留下,因为他始终都在向她回归,因为他将她置于自己的导师之上,因为他们之间的那链接仅属于他们。

 

而那另一部分则告诉着他,一次又一次,告诉他自己永远不会与他为伍,告诉他她永远不会选择他,告诉他他浪费了自己的机会,告诉他,她不会再继续尝试了,永远不会。

 

--

“我爱过我的父亲,”他对她说道,在某一个夜晚,黎明将至。她无心睡眠,于是她便默认他也一样,或着他的那边还是白天或是什么。但她坐在一片辽阔的悬崖边,等待着太阳升起。

 “我爱过我的父亲的,”他开口,“结果我杀了他。这就是你想听的?我爱过我的父亲,他是个好人,虽然他不总是知道说些什么或者如何与我相处,或者控制原力或者别的什么,但他爱我,他想让我快乐,他教会我如何驾驶飞船,结果我杀了他。他爱我而我因此杀了他。”

 “我知道,”她说道,凝视着地平线。灰暗的黎明微光逐渐攀上广袤的草地,她分神欣赏着这美景。

 

 “就这样?”他问道。

 “除非你还有什么别的可说的,是的。”

他没再开口,于是他们静静地坐着,望着太阳升起。

 

--

有一天,Rey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战争残骸之间翻找着什么,大抵是拾荒,于是她递给她自己背包里的食物,然后看着那女孩睁大了双眼,紧紧拥抱着它们如同要用生命保护这食物一般。Rey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于是她咬到了自己的嘴巴内侧,然后转过身去。在那一晚,她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房间崩溃,抽噎。

她没意识到他也在那儿,直到感觉到他的手臂环绕住她,随着她已经习惯的那半虚半实的触感,然后她转过身面对着Ben,然后失声痛哭以至于她几乎没法喘上气来。

 

 “这不公平,”她哽咽,声音断断续续,仍旧有些歇斯底里。“他们就——那么离开了。他们丢下了我。”

“我知道,“他说道,声音如此温柔,而她感受到他半是虚幻的嘴唇轻压上她的长发。”我知道,亲爱的(sweetheart),我很抱歉。你本值得更好的。“

Rey靠紧了一些,暗地里希望着他真的在这儿。他想要她,她知道。他追寻着她。他恳求她加入他,而现在她希望那时她同意了,希望着比起现在原力让她感受到的这或虚或实的躯体,她可以拥有更多。她希望自己不用那么孤单。

 

 “你并不孤单,“他说道,她不知道自己刚刚是大声说出来了,或是他本就知道自己需要听到什么。”你不再孤单了,而且你不会再孤单下去。我在这儿。“他说道。

 “但你不在。“

 

--

她反复体味着,那烫慰的瞬息,他手臂的余温,于是到下一次他向她而来时,在白日之下,当她在树林里寻寻觅觅时,她看进他的眼睛,然后感谢了他。

 

他有一瞬间的震惊,随后他的耳尖便红了起来,似乎是咕哝了些什么陈词滥调,她没太听清,而他的窘迫着实真是无法说明的迷人。她朝他微笑,于是他脸则更红了。有那么一刹那,那看起来简单又纯情,于是她便将那感受紧紧握住,塞进自己的心底,如同将一本夹着一朵花的书合上。

 

 

-FIN-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