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Star Wars]感冒

Uno:

題目:感冒

前言:(應該是)Reylo,我是從來未見過雪的南方人。

內文有友達至上的Rey+Rose和Phasma+Kylo的私貨,還有很多私貨、惡趣味、OOC和Headcanon(例如書法文書高手本索羅,但其實Canon說Kylo替他的TIE寫上詳細的用後感)

Force Bond的錯誤使用方法。


        Resistance到了他們新基地,就像Starkiller Base的星球,是反抗軍過去的基地,名為Hoth。

        Rey不是第一次見到雪,她在Starkiller Base已經見過雪,還有翠綠的針葉林,First Order浪費一個美麗的星球,用作建造殺害無數人的軍事基地。最後,世人不會記得該星球本名,只有Starkiller Base的惡名留傳萬世。

        「各位,我們要去Hoth,過去的反抗軍基地。」Leia向Falcon上的年青人,餘下的Resistance說,他們紛紛抽了一口涼氣,只是Rey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Leia。

        「你知道嗎?我聽說過這個星球,但真的要去也覺得恐怖。」Rose輕聲說,以為Leia應該聽不見,但Leia只是笑笑,看著年青人。

        「我就像你這樣的年紀來過這個星球。」Leia拍拍Rose的肩膀,向她說,「沒什麼可怕的,只是很冷。」

        「嗯……」Rose只發出悶聲,想到故事書說上Hoth的寒冷,就感到頭痛,她一直怕冷,她轉頭望Rey,Rey呆坐在船艙內,Rose發現,有人比她更怕冷。

        Rey從Falcon的玻璃窗外已看過雪球一樣的蒼茫星球,Leia已經提醒她多穿衣服,貼心的將軍也添置不少衣服給Rey。

        「你來自沙漠星球,Hoth會很冷的。」Leia送了一大堆衣服給她,全有禦寒功能的厚衣,穿上身十分笨重,但Rey決定全也穿上身,她也許比Rose更怕冷。

        Falcon緩緩駕進廢棄的船塢,一下船,刺骨的寒冷走遍全身,這地方比Starkiller Base還要荒涼,她看不到針葉林,只看到一片雪白。連呼吸也會凝結,就算在船內,她的四肢關節也會凍僵,就算用盡電力開啓暖氣也毫無作用,寒氣也侵占身體,冰冷可以令她失去理智……她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她比起Rose更怕冷。

        「好了,我們到了。」Leia第一個站起來,走向Falcon的艙門,看著賴在椅子上的年青人,她嘆了一聲,內心在想是原力的帶領使她回到這地方,說不上喜歡,但作為避難處也有用處。

       「噢,我們要下船了,Rey。」Rose看著男士們離開船艙,也站起來,只有Rey縮在椅子上,緊緊拉扯著大衣,怎也不想下船受冷的樣子,Rose拍拍她的肩膀,Rey不情願地看著Rose,下了船。

        他們餘下的Resistance,厭惡Hoth的惡寒,但決定苦中作樂,在閒時、暴雪停下的時間,在基地邊的雪地,他們會堆起雪人,或打雪杖,Poe比起Finn、Rose和Rey年長,但他最有興致玩樂,聲稱怕冷的Rose也外出了。但Rey還是留在基地,感受著若有若無的暖氣所帶來的溫暖,同時隔著玻璃窗,看著他的同伴愉快的耍樂。

        「阿─嚏!」此時,Rey打了一個寒顫,鼻水淌出來了,她運用原力連忙找了一盒紙巾,替自己擦鼻子,鼻水剛抹乾,她感到鼻子被一些東西塞著了,她無法呼吸,用鼻子用力吸氣,什麼空氣也進不到氣管,她決定用嘴巴呼吸。

        除了用嘴巴呼吸,一切還好。

        等到她的伙伴回到基地,她替自己的伙伴開門。此時冷風吹進房間,Rey打了一個寒顫,但不覺得很冷,她有點高興,她怕冷的體質改善了。然則關上門後,Rose發現Rey的臉色發紅,鼻子也脹紅。

        「Rey有沒有感到不舒服?」Rose問,她搖頭否認,但她連忙打了一個噴嚏。

        「你感冒了,快去醫療站。」Finn連忙說,遞了一張紙巾給Rey,Rey接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我真的沒什麼事。」Rey安撫他們,同時除了用嘴巴呼吸和臉上發熱外,她一切還好,或許吹到冷風,有點發暈,「只是需要睡覺,真的不用去醫療站。」

        「這個鬼地方太冷了,很容易生病。」Rose說,「我帶Rey回睡寢室,讓她好好休息。Rey,有事時通知我,我會帶你去醫療站。」

        Rey感激地向她的伙伴點頭,她應該生病了,或許她太久沒有生病,過去的環境不容許她生病。


        剛成為First Order最高領袖的Kylo Ren,坐在辦公椅上,他在點算First Order在戰役上所蒙受的損失,他一邊看著全息圖顯示的圖表,一邊用紙筆作記錄,他脫下手套。一場戰役可以讓First Order損失兩個軍事基地,特別是Starkiller Base。點算同時,心中暗忖自己有提議過重用複製人軍隊,但沒有人聆聽他的意見,結果蒙上極大的損失。

        他在算不上喜歡文書工作,但在文書或報告上,他有著難得的耐性,還用紙筆寫報告,他的字跡說得上秀麗,他盯了一眼站在身邊的Captain Phasma,她忠誠地站在新的Supreme Leader身邊,她算是First Order內可以成功和Kylo Ren交流的人。

        「怎樣了?」Phasma感知到Supreme Leader在盯了她一眼,她下意識地問。Kylo想問Phasma這樣站著不累嗎,但快說出口的時候,覺得這問題太蠢,所以放棄了。此時,他想回答Phasma的問題時,感到口乾,可能有點作痛,他站起來。

        「我要喝水。」Kylo說,但不是命令Phasma,他也打算自己倒水,用原力壓止Phasma替他拿水杯倒水的衝動,他看著Phasma。

        「明白。」她回答道。

        她是來提供意見,而不是站崗,但她就是擺出一站崗的樣子,就像保安那種的站崗,令Kylo不悅,他並不需要這種東西,但想問她為什麼不坐下來,就覺得這是一個蠢問題,她可是穿著盔甲。

        Phasma看著FirstOrder的新任Supreme Leader,她是過來提供重建First Order的建議,而不是過來站崗的,但她不習慣和長官對坐,所以默默站在他背後,在他提問時,給予他回答和建議。

        「阿─嚏!」

        但此刻,Supreme Leader打了一個噴嚏,鼻水直流,她踏前一步,將辦公桌上、封塵已久的紙巾盒推到他面前,紙巾盒有紙巾,但除了Hux,First Order的高層絕不用到紙巾擦鼻水,所以紙巾盒只是裝飾用。

        Kylo感到……有點冷?或許很冷,就像雪地冷風吹過,他居然在辦公室但感到寒風,他打了一個寒顫。

        「謝謝。」Kylo從紙巾盒抽了一張紙巾,抹乾鼻涕,向Phasma道謝,她點點頭,他感到莫名的寒意,還有鼻塞掉了,該是鼻水塞著鼻孔,「會不會有點冷?」

        「不會。」Phasma決絕地回答,此刻,Kylo將放在椅背的斗篷披在身上,鼻子塞掉了,決定用口呼吸,再抽了數張紙巾擦鼻水,「閣下還好嗎?」

        「好。」Kylo回答,但語氣中有點不確定,不是面子問題,而是他真的身體抵抗力算是不錯,他沒設想自己在Starkiller Base外的地方著涼,而他平常除了轉季會有點咳嗽外,也沒有大病的記錄。Phasma點頭示意,看到Supreme Leader的臉色漸漸轉紅,間中聽到一兩聲咳嗽,但他說沒問題就應當暫時沒問題,所以讓他繼續專注在文書工作上,她意外地發現,他的文書工作效率意外地高,幾乎可以和Hux相比,她想問他在什麼地方學到的會計技巧,但確實太多管閑事了。

        Kylo將斗篷愈拉愈緊,他覺得辦公室愈來愈冷,他視力有點模糊,還有頭昏,他放下筆,關掉全息圖,靠後椅背,讓自己閉目養神。Phasma發現她的上司臉色通紅,比剛才還要紅,她下意識伸出手,摸著Kylo發燙的額頭。

        「你發燒了。」Phasma的語調就像醫生一樣,「閣下需要休息。」

        「你隔著手套,真的感覺到我發燒嗎?」Kylo感到不知從何而來的疲倦,他輕聲地說。

        「是的,我摸到你的額頭發燙。」

        「怎樣摸到的?」Kylo忍不著問。

        「閣下不用再意,總之你需要去醫療站。」

        「用不著去醫療站,睡一覺會康復的。」Kylo無奈地嘆氣,他不想睡,但他真的病倒了,不知是誰傳染他,他站起來,拉著自己的斗篷,經Phasma的護送,送到他的寢室,但不願讓Phasma進入他的寢室。

        「有需要就叫喚我,帶你去醫療站。」在關上門前,Phasma向Kylo說,他胡亂地點點頭,想問Phasma什麼時候當了自己的保姆,但沒問出口。


        Rey患上了嚴重的感冒,連平常的治療方法也沒有用處的重感冒,她躺在床上,她四肢無力,額頭黏著退熱貼,退熱貼還畫上沒有嘴巴的貓的圖案,沒有嘴巴的貓,耳朵戴上鮮紅的蝴蝶結,有夠詭異的。她最近的一個月去過不少地方,溫差太大,感冒是難免的,但想不到這麼嚴重。

        「噢。」Rey嘆息,想不到自己也會生病,她有很多年沒病過,一早已經習慣Jakku的氣候,嘆息過後,引起一連串的咳嗽,她合上眼,隨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現在她需要睡覺,好好睡一覺應該十分舒服,還會早一點康復,她希望自己可以早日康復。

        她睡了一會,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不是身處自己的床上,她身上蓋上黑色的被舖,房間四處也是完全的漆黑,只開了一盏枱燈,讓她可以確認自己身處別的地方,這地方沒有Hoth的寒意,黑暗的房間令他想起Kylo的審訊室,也是心寒的地方,但起碼在生理上,她感到這地方有足夠的暖氣。

        「我在哪?」Rey冷不防地問,她因為身處異地感到不安,她四處張望,最後看到有一名穿著黑色睡衣的黑髮男子伏在地板睡覺,「噢天啊。」

        睡了不知多久的Kylo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睡在地板上,他沒感到意外,因為他總是睡不好,有一些時候在床上睡著,就在地板醒來,他站起來,仍感到頭暈,又說不上頭暈,可能是頭痛,四肢無力,想上床繼續睡,但被莫名的力量推得遠遠的,最後倒在地上。

        「誰?」Kylo問,聲音沙啞,什麼也說不出來,他覺得十分糟糕,他很久沒有生病,連平常的治療方法也治不到他的重感冒,他內心在咒罵傳染他的人無數次,他額頭貼上沒耳朵的藍色狸貓退熱貼,是Phasma的私人珍藏。他睜開眼,眼前有一名熟悉的少女坐在自己的床上,蓋著他的被舖,額頭上貼上沒有嘴巴的貓的退熱貼,「為什麼你在這裡?」

        Rey看著穿著黑色睡衣的黑髮男子,她知道他是誰。

        「你問我我問誰?」Rey反問道,聲音沙啞,說不到一句完整的句子,想好好質問Kylo為什麼她為什麼FirstOrder的基地,還有更多之前想問「為什麼這樣做」的問題,但頭痛令她想不到該怎樣問,更有點擔心Kylo會按動警鐘或囚禁她。

        「你病倒了。」Kylo拙劣地轉移話題,「為什麼?」

        「Jakku和我那邊的溫差太大,然後我就感冒。」Rey說,她生病了,但沒糊塗到向Kylo透露她的行蹤,「那為什麼你又病倒了?」

        「我不知道,可能有人傳染我……」Kylo回答,和Rey目光對視,頓時知道誰傳染重感冒給自己,原力的連繫令他也生病了,他此刻收回心中一切咒罵傳染他的人的話,「噢,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Rey不解,問道。

        「我為什麼會生病,是誰傳染我。」

        「好啦。」Rey不悅地回答道,Kylo的語氣彷彿在責怪她,這又是原力的牽絆所做的好事,但頭昏腦脹的她意識到她身處FirstOrder的基地,就足夠令她感到驚慌,但她努力隱藏自己心中的恐懼,她沒有防備,任人魚肉。

        「我也知道你會怕什麼。」Kylo走近床舖,她以為Kylo會殺掉她,還有更差的情況發生,卻不然,他坐在床邊,向Rey說,「你安心地睡,睡醒後會回到Resistance的基地吧。」

        「你睡在地上,不冷嗎?」Rey問道,他默默點頭,靠著床邊,她移動她乏力的身軀,退了半張床給Kylo,輕輕拍著床舖,「上來吧。」

        「我不冷。」Kylo回答。

        「叫你上來就上來,別這樣婆婆媽媽。」Rey不耐煩地說。

        Kylo訝異地看著Rey,她點頭准許,他爬上床,側睡,背對著Rey,Rey也轉而側睡,背對著Kylo,感受到對方發燙的體溫。

        「話說,你心中發誓要毀掉我,這是一個好機會,為什麼你不動手?」Rey問道,她終於組織到其中一個「為什麼」的問題。Kylo明白為何Rey這樣問,他們分享相同的床舖,光劍就放在他的眼前的桌上,而自己身邊的少女是如此真實,他感到彼此的體溫,她沒有防備,他現在揮動光劍就可以取去她的性命,將真正的最後絕地消滅。

        他沒拿起光劍,轉身看著少女。

        「這只是一個過份真實的夢境,放心吧,我對你做不到什麼。」Kylo含糊地回答,他看著她,他是卑劣的男人,什麼也可以幹出來,連親生父親也可以殺掉,但看著少女,那個純真、可以為別人付出一切的少女,他確實動不下手。他不想再躺著,坐起來,將黑色的被舖蓋在Rey的身上,「快睡吧,醒來後要穿多點衣服,喝多點水,去醫療站,聽醫生的話,好好休息,準時吃藥。」    

        「所以我們分享著相同的夢境,對嗎?」Rey問。

        「是的。」

        「Ben,你也要看醫生,睡一覺不足夠治病的,答應我,你會看醫生。」

        「好的,我答應你。」

        Rey將臉埋在黑色的枕頭,點頭,不知從何而來的安寧,令她安穩地睡去,在Hoth醒來。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