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SW/帝国AU]《子爵与拾荒者》(Reylo)18

SnowStars:


来更新一章/👉



第十八章

事实上,Kylo确实走得十分匆忙,他没有叫醒还在睡熟的Rey,只是吻了吻她的脸颊就出门了。因为联络器传来了一条至关重要的讯息:伦武士小队在沙漠腹地找到了失联多日的Poe上校,他还活着!

「不知道Rey是否会埋怨我不告而别」他启动飞船的引擎预热,自顾自地想到。黎明刚驱散夜色,他盯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计划着该在日落之前回到Rey身边。他兀自笑出声来,感觉自己像一个害怕妻子久等的丈夫。

当Kylo出现在医疗间,Poe上校便从床上一跃而起,他的腿受了些伤不过这不影响上校本人的活泼个性。

「亲爱的子爵!我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高兴见到你!」Poe想拍一拍Kylo宽阔的肩膀,被对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果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讨人喜欢,上校腹诽。

「你可以从失踪这段时间说起」Kylo好整以暇地坐下。

提起正事,Poe的笑容才逐渐收敛,「仙蒂斯星坐标丢失,我跟着线索摸到了第一秩序的舰队,他们居然有六万米长的歼星舰!军队里有叛徒出卖了我的坐标,在小行星带我被围击然后抓到他们的飞船上。新朋友Finn带我跑出来,逃生舰在贾库上空被追兵击中……」

Kylo有过差不多的遭遇,颔首道,「是定位器,他们能够透过光速监控我们的飞船」

「该死!他们的科技比帝国的先进?这些年鸽派的老头子对星系的掌握太糟糕了」Poe抱怨道,「我偷到资料显示,他们的据点在一颗极寒的冰雪行星。他们打造了一个超越死星的恐怖武器—弑星者基地。即使仙蒂斯的所有能源加起来,也刚足够这个武器运转……」

两个人面面相觑,Poe压低声音,「恐怕新帝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Kylo问道。

「霍斯尼亚主行星」这是离新帝国首都星不远的重要行政星。

——————

Rey在家门前来回踱步,她又忍不住拿出计时器看了一眼,已经接近凌晨。也许Kylo今晚不会回来?她咬着手指,按照计划天一亮她就会出发去坎托湾,如果联系不上他……

BB8和Finn坐在火堆旁,小机器人因为主人失踪心情低落,连天线也耷拉着,没有搭理试图跟它说话的Finn。

一艘小型飞船降落在屋子前的沙丘上,瘦小的黑衣少年拉开舱门跳下来,正是伦武士团的艾吉伦。他没有戴头盔,橘色的卷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Rey小姐,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虽然眼下不是一个好时机」

「艾吉,发生了什么?」Rey急忙跑过去问道。

「团长有紧急的事情暂时离开贾库」艾吉伦没有透露更多军事行动的细节,团长嘱咐他不能把事态说得过于严重。接着他掏出一个圆形的腕部联络仪,「请带着这个,遇到危险时团长可以定位您的坐标」

她接过联络仪戴在手腕上问道,「这个联络仪是单向的?」

「是的」艾吉伦点头,「亲爱的小姐,恐怕我得走了,舰队还在等我」

「那个混蛋!」Rey低声咒骂,他能找到她,而她不知道他是否身处危险。我们拥有相同的力量,我不会站在你的身后……那个自负的家伙究竟有没有听懂她的话。

等艾吉伦的飞船离开,Finn才跟上来戒备地问道,「那个人是谁?我们的行踪会不会暴露给第一秩序。」

「没什么,只是私人雇佣军」Rey整理了一下思绪,一时半会也联系不上Kylo,还是先去坎托湾找父亲好了。「在飞船上休整一下,天亮我们就启程」

坎托尼卡位于银河的商业星区,虽然它和偏远的贾库一样是黄沙遍布的不毛之地,但是开发者制造了一片蔚蓝色的人工海洋,海岸悬崖上的坎托湾城是闻名星系的不夜之城。它是人工造物尽善尽美的标志,无数名流巨富出没于此。

「简直太美了!」Finn看到下方灯火璀璨的城市,由衷地感慨。

Rey的心情五味杂陈,父母当年为什么离他而去?从萨曼莎的消息里,她隐约觉察到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那父亲又为何流连在这里?他是否知道十二年来自己在沙漠里艰难生活?是否知道她多少次梦到,他们带着她离开贾库,结束她的痛苦……

坎托湾赌场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华飞行棋,穿着爵士风流苏裙的女郎挽着男伴走入门厅。两人加上一台灰头土脸的机器人,跟整个城市格格不入,空气中的脂粉香气让Finn连打了几个喷嚏。

「阿啾——我们要去哪里找你的父亲?」

Rey环顾四周一时也没有注意。三个和BB8差不多高的绿皮肤异族人凑上来,讨好道,「尊贵的访客,只要有足够的银河币,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任何服务!」

「我想找一个男人」她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努力搜寻有关父亲的记忆,「他大概四十五岁,很高大……擅长修理飞船……喜欢喝酒……」

「嗷嗷嗷?」三个异族小人围着Rey的腿根绕圈,异口同声道,「您的描述太模糊了!坎托湾可以找到一千个这样的男人!」

「他有一个代号叫“DJ”」Rey不死心地追问。

「啊!她说的是DJ!那个著名的小偷酒鬼!」小人们叽叽喳喳地讨论。

她眼睛一亮,「我给你们一千银河币,带我去见他」

「两千银河币!我们的服务是全银河最好的」三个小人欢快地唱歌。

——————

坎托湾地下牢房。和城市的奢靡不同,这里阴冷又潮湿。

「这次他已经住了一个月了。毕竟我们监狱提供免费的食宿」狱长促狭地介绍,他带着一行人走到尽头,DJ因为偷窃早已成了牢里常客。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Rey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走进暗无天光的牢房。十二年……这一刻终于要来了。

牢房的草铺上一个人影动了起来,懒洋洋的嗓音响起,「稀客!您想撬进哪位男士的闺房,还是黑进军火商的内网?酬金只要一瓶美酒。」

Rey嗫嚅着问道,「您是DJ?」

「没想到我的名字已经传出了坎托湾」慵懒的男人坐着,一幅微醺的模样。

「我是Rey…Rey……」她的神色有些悲伤,扯下脖子上的黑曜石项链,「十二年前被抛弃在贾库的Rey」

那个男人的身体僵了僵,他站起来走向Rey,这让她气息一屏,这是她的父亲?他会拥抱她,向她说明那些不得已的原因吗?

男人站在她面前,她看到他眼里的动容,然而光芒转瞬即逝。

「抱歉?我不记得我认识一位Rey」DJ发出咯咯的笑声。

-tbc-

作者有话说:
扎心了芮芮…找父母之路不易啊

评论

热度(71)

  1. 魂-球兒SnowSta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