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巍澜】沈老师,可以做我的绑定奶吗? 1

特调处食堂无头鬼:

普通人AU。




1.

 

 

“喂,那谁!”

赵云澜一边挂机采药,一边在翻书准备选修课作业。手头都是些《古埃及揭秘》《图坦塔蒙王的宝藏》之类的书。他一个刑侦科学生,得是多么扭曲的选课系统,才调到“古埃及研究”的选修课。

选上之后大庆差点笑背过气去:“你这是要去抓盗墓贼吧!”

 

他蹲在仙踪林不算偏僻的地方采药,一只耳机挂在耳朵上,身边偶尔有跑过的马蹄声,突然听见有轻功飞得越来越近,然后大喝一声。

“喂!”

赵云澜瘫在椅子上,脚翘在桌沿边,举着书念:“克利奥帕——我了个擦!”

一用力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当即抬手在键盘上先按键自保,“棒打狗头”。

脚掉了下来,赵云澜起身看过去,对方白发白校服,背后双刀发着银光,赵云澜歪嘴笑了下,对着话筒说:“乖乖,冤家路窄啊!”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对方技能喊话了。

“卧槽,你用不用啊不是攻防放什么大招啊!”赵云澜嘴上说着手上一连串已经打了出去,文字泡上显示他的技能喊话。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对面发声了:“不是攻防你放什么大招,站好了让我打啊!”

“你长得很好看吗我为什么要让你打让你打败了我在镇魂服还怎么混我好歹也是有头有脸PK榜排名第一的人物好吗!!”赵云澜的连招不断,嘴上不停。

这个大约算是他的特异功能了。

“谁tm说你是第一了!第一明明是我!”对面的人突然暴走一个隐身消失了。

“呵!”赵云澜立刻飞起,“你怕是忘了上次你被人墩到死是我一个大药把你救起来了?救命之恩啊!你这个鬼脸是不是该遭雷劈了!”

赵云澜不是UFO,不能一直悬停在空中,落在地面一个滚地撒腿就跑,帮派里发:“有人吗!!老子被人偷袭!!”

红酥蛇泡酒:“呵,你被人偷袭还是新鲜事?”

苦海无边回头没钱:“处长,还是早登极乐去见我佛吧。”

甜味小锅巴:“处长,我跟楚哥在本里。”

楚楚你霸霸:“别理他。”

兰兰别走:“处长,我跟兰兰跑环。”

赞赞别闹:“处长,我跟赞赞跑环。”

 

“你们这群没人性的家伙啊,我‘特调处’大好江山就让他‘大不敬’给亡了吧,回头你们就喊那个鬼脸‘处长’吧!我死了算了死了算了!”赵云澜回头看了眼,被叫做鬼脸的白衣人已经追了上来。

“是夜尊?”

“撑着,这就来。”

“这个鬼脸就让贫僧超度了吧!”

赵云澜看了眼表,大庆快下课了,他冲着话筒喊了声:“鬼脸,别说我没告诉你,我们大部队马上就到你有本事就别走!”

“呵,你们来了也不过仨猫俩狗,我会怕你!”

“你说——我好好采我的药,你非来打我干什么!我又没惹你!”

“打你还用理由?”

“哎呀说你不讲理吧!小心我去挂你!”

“那也得我先挂你!”

“得得得!”赵云澜停了下来,“冤有头债有主,你先说为啥打我,嫉妒我的帅气不构成理由!”

“神tm帅气,你有我帅吗!”白衣人做了个仰头的动作。

赵云澜发了个呕吐的表情,鬼脸抬手,头上已经开始读条,赵云澜抬手:“哎哎,说正事。”

“昨天爆出那个‘镇魂灯芯’你是不是截胡了,我tm跟卖家谈好了价取钱的功夫你就冒出来截走了!我今天把你揍出屎,看能不能把灯芯爆回来!”

“谁截胡了!谁知道你订了!我还专门问他有没有人订!你去找他找我干什么!”

“我已经下令把他杀退服了!现在到你了!”

“我擦!你讲不讲理啊!”

“我‘大不敬’从来就没理,我就是理!”

赵云澜向后跳了一步:“你要灯芯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难道点灯啊!”

 

正说着,帮派频道里甜味小锅巴喊了声:“出了出了!‘灯芯’!谢谢楚哥!”

楚楚你霸霸:“乖。”

红酥蛇泡酒:“擦,这辣鸡游戏是不是改代码了这么容易出极品?”

苦海无边回头没钱:“非也非也!这是小锅巴施主的福祉高!抱住施主大腿,请施主带我飞!1W8大和尚抗揍一比,关键时刻还能念经超度哟~”

楚楚你霸霸:“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帮派频道被一片哈哈哈淹没。

家里有油田:“老楚怼和尚,每日一滚(1/1)。”

甜味小锅巴:“副处你不是上课吗?”

家里有油田:“手机上啊笨蛋!”

楚楚你霸霸:“再说一遍。”

家里有油田:“……”

家里有油田:“老赵!老赵你怎么样了!死了没啊!”

 

赵云澜叹了口气:“夜尊,我真不知道你先订了,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办这事,虽然咱们不是一个阵营,但是半路截胡这种事我从来不干。”

夜尊:“现在说晚了,今天非要把你揍出屎来!”

“这样,”赵云澜说,“那个灯芯呢我送人了,我再还你一个行不行?”

夜尊没有动:“你有这么好?”

“呵,你别忘了上次你被人墩到死我一个大药——”

“行了!几千年前的事了你要说几遍!”

“你要信就跟我来,长安交易。”

“长安?你阴我怎么办?”

“那你就挂我挂到死!我绝无怨言!截图为证!”

 

长安外,下雨。

夜尊一身魔教白衣站在桥上,衣袂飘飘。

“大不敬”帮众巨多,长安外又是战场,来往帮众见到帮主夜尊,先喊话为敬。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

赵云澜出长安城门,看见满屏幕文字泡,整的跟魔教大趴体似的,羡慕的啧了啧嘴:“真好啊~”

“特调处”不像“大不敬”,前后来去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了,人数不占优,只是历史悠久,《梦游2》“镇魂”服开服老帮,人员流弊,操作风骚,常年占领PK榜前二十上上下下,只是赵云澜在第一就没下来过。

“镇魂”服里的大帮派帮主都曾经在“特调处”呆过,然后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退帮建立自己的帮派去了。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却也与帮主“镇魂令主”赵云澜有曾经同道之谊。

只有夜尊。

夜尊还是个菜时因为实在太中二被人追杀,就发生了赵云澜念叨了几千年的救命之恩。夜尊也不是不念他的好,只是单纯的八字相克,一个画面里如果不踹这个丐帮两脚就是浑身难受。

 

“喂,让让让让!”赵云澜喊着挤了过去,“你让你的人让让,我这怎么交易,我都找不到你。”

“退下!”

夜尊身边的人都各人找各人的路去了,赵云澜看了眼心里默默感叹了句:“真特么听话!”

“你这种洗脑式领导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你进我们帮,我教你啊。”夜尊说。

“呵了你个大呵!交易!”

 

夜尊拿到“镇魂灯芯”心满意足,又看见赵云澜提都没提钱的事,心里又别扭了下:“你这是显示你的高端大气还是胸怀宽广?我不白拿别人的东西,说价钱!”

“不用,小事,我们帮有个——”

“快说!要不然把你揍出——”

“你有病吧!不要钱也不行?”

“快说。”

“我不要钱,戴身上怪累赘的万一被像你这样的孙子偷袭还得防掉。”

“你说谁孙子!”

“谁搭腔我说谁!”

“你他妈——”夜尊那边突然声音小了,像是拿下了耳机跟别人说话,“哦哦哦,知道了,你去上课吧!你下次进我屋能不能敲门!我没骂人!我骂的不是人!行行快走吧,见你的粉丝去吧!穿得那么风骚。”

夜尊说完又回来已经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只能说:“你要什么?三次元也行。”

赵云澜大笑了声:“三次元?你以为你哆啦A梦啊!”转念一想,“对了,你是不是也是龙大的?”

夜尊:“是啊,上次攻防战你不是知道了吗?”

 

上次攻防战赶上龙城下暴雨,龙大的电线老化短路,攻防两边哗哗地掉线,三天以后才修好,赵云澜上线听和尚说对面“大不敬”的夜尊也同时掉线,才知道原来都是龙大的。

赵云澜:“你们有选修课吗?我这还差俩分,这操蛋系统一直上不去,我快愁死了!”

“哦,因为编程小哥兼职去当‘龙城揭秘者’,所以这边有点消极怠工,我听我哥说的。”夜尊说了句。

赵云澜笑了出来:“听你这么说话仿佛一个正常人。”

“你这个PK榜第一我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了,你就欠揍!”

“我就是愁这个啊,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夜尊那边沉默了会,赵云澜说:“没有也没事,这个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夜尊:“有是有,我这个课算是走个后门,那个名额本来想卖的,便宜你吧。”

“行不行啊!好不好过啊!你别阴我啊!”

“你爱要不要,我跟你说这个名额我卖成百上千也有人要你信不信!”

“吹吹吹!”

夜尊亮招,技能喊话已经放出来了,赵云澜蹲下滚出了攻击区,好在夜尊就出了一招没再连。

“明天下午六点的课,生物工程系306,爱来不来。”

“那我怎么找你啊?”

“找最帅的那个。”

 

晚上大庆终于回了宿舍:“一个学高数的我怎么拯救一个学物理的你……”已经残了。

说着卧在了桌子上,眨巴眼睛问赵云澜:“老赵,你那两分怎么办,还没选上呢?”

赵云澜:“明天有个走后门的机会我去碰碰运气。”

“什么?”

“今天白天跟夜尊谈了笔买卖。”

“你还敢信他?你忘了他让人追杀的咱们到处跑差点退服的事吗!”

“年轻!”赵云澜揉了揉大庆的头毛,“这叫没有永远的敌人!”

“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对,只有永远的棒棒糖!”赵云澜剥了个糖塞给了大庆。

 

第二天傍晚扒拉了几口饭,赵云澜迎着夕阳向着生物工程楼骑小绵羊过去,放好了车走到楼前。一个穿白色运动衫外套的人正等在楼前,一脸厌世地看着虚空发呆,那奶奶灰的发丝半长不长地随风吹散。赵云澜莫名觉得这情景眼熟。

“夜尊吧?”赵云澜说。

那人动了动,扭过头看着赵云澜:“镇魂令主?”赵云澜歪了歪头,夜尊扯了扯嘴角:“你这胡子……你是不是留级了?今年高寿了?”

赵云澜摸摸胡子:“我这叫man,懂什么!”

夜尊不理他转身向楼里走,赵云澜跟上说:“在这楼里上课?你确定能选上吗?”

夜尊说:“我跟你说走个后门,一会签个卖身契,他说了算分肯定算。”

“‘卖身契’?”赵云澜瞪眼看着夜尊。

夜尊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你想卖也得有人买啊!”

 

306教室本来不大,只是挤满了人,过道里能坐的地方都坐满了,两人快没地方下脚了。

“嚯,这是怎么了?这课别是教人怎么随地捡钱的吧!”赵云澜小声说。

夜尊笑了下:“生物工程101。”

“啥?啥啥?”赵云澜眨了眨眼。

夜尊看了眼后面走了过去,最后一排一个女孩站了起来:“小夜吧?快坐吧,我去叫老师来!”

“谢谢小姐姐。”

“哎哟,还有专门占座的小姐姐,可以啊!”赵云澜看着走出门的小姐姐。

“那是我哥的助教。”夜尊坐下放下书包。赵云澜看了眼,乌压压全是女生啊。

“哎,龙大的女生是不是全在这了,这生物课有这么好听吗?”

“呵。”

 

一个小声的“呀”紧接着一众女生的“啊”连在了一起,从前门走进了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师模样的人上了讲台,对大家微笑了下:“人都到了吧?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说着向着夜尊和赵云澜的方向看了眼。

赵云澜扭头看了眼夜尊,夜尊低头转笔,赵云澜撇了撇嘴看向老师,眨了眨眼。

老师微微蹙眉,有些疑惑看向赵云澜,微微偏了偏头。赵云澜看他疑惑的样子不知为何觉得很逗,展颜笑了下。

老师忙乱地眨了眨眼,垂下眼睑翻开了课本。赵云澜向前仔细看了看老师,西装华贵得体,头发一丝不乱,面容白皙英俊,配着眼镜,又斯文又渊博。

嘶,这脸在哪见过?

赵云澜皱着眉扭头时,看见夜尊对着老师吐了吐舌头,老师只是抿了抿嘴唇,斜了夜尊一眼,显然是认得的。

“你认识啊?”

夜尊咬着牙:“我哥。”

赵云澜突然仔细地辨认了下:“哦,我说怎么觉得这老师眼熟,你俩长得有点像。”

夜尊瞪着眼睛,撸了把头发:“有点像?你别是瞎了吧!”

这么近距离的看了眼,夜尊跟老师的眉眼确实是相似,只是他那头发垂在脸前,谁也看不清他的脸。

“你们不是……那个吧?”

“双胞胎又不是什么丢人的话,你那个什么!”

赵云澜向前仔细看着老师,老师讲课中间瞥到赵云澜盯着自己,突然就想不起下一句要说什么。

“呃……所以……基因……”

赵云澜看着老师的耳朵慢慢变红,偷偷地笑了下,托着脸盯着他。夜尊在旁边吐着舌头吹了口气,出了个怪声。

赵云澜一把打了过去:“别出声,听课呢。”

“真人PK是吧!”夜尊瞪着他。

赵云澜看着老师回头写板书才扭头说了句:“你们俩双胞胎?”

“干吗?”

“那为什么他站在那儿,你坐在这儿?所以其实是你留级了是吗?”

“我才是正常的那个!他那叫不正常!懂什么!”

赵云澜撇了撇嘴:“你真好意思说得出口啊!哎,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个笨蛋的?”

“那跟我坐一起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个贱人的?”

“我说真的,什么时候?你哥,一跃,上了讲台。”赵云澜说着做了个手势。

 

“那位同学,”老师说了句,“你举手是有事吗?”

赵云澜猛然回头看向前方,老师走了下来:“有什么事吗?”

“啊……哈哈,我,是……这个,我头一次上您的课,不知道老师怎么称呼啊?我总不能叫你……生物老师吧!哈哈哈哈这有点怪怪的。”

老师跟着赵云澜的笑容微笑了下:“你第一次上我的课?”

“是。”赵云澜点了点头,“所以,老师贵姓啊?”

老师轻笑着说:“免贵,姓沈,沈巍。”沈巍点了点头,“坐下吧。”

 

赵云澜坐了下来,有些如梦如幻:“沈巍,可真是个好名字。”

夜尊耷拉着眼皮看着赵云澜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一拳打在赵云澜肚子上,把他打醒了。

“擦!亢龙有悔!”赵云澜反手打了过去。

“赤日轮烈日斩!”

 

“咳!”沈巍轻咳了声,“两位同学。”

两人停了下来,赵云澜立刻看向沈巍,沈巍道:“这是课堂。”

“是,对不起老师,我们俩再也不敢了!您讲吧!我们听您的!”

夜尊翻白眼:“我听说,去年你们帮红酥蛇站在成都喊得天下皆知的向你逼婚你没答应,闹了半天,你是个给?”

赵云澜皱着眉头:“这有什么关系吗?”

“那你盯着他连眼睛都拔不出来了是什么鬼!”

“我向往知识,不可以吗!”

“我了个大擦,镇魂令主,我要挂你!我要挂死你!”

 


评论

热度(987)

  1. 沉渣泛起特调处食堂无头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