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恋爱超能力【一发完】【赵云澜视角】

左手边的遥控器x:

*恋爱小甜甜第二弹

*你见过丘比特小爱神嘛?(明明昨天刚见过

*脑洞来自  @红豆沙呀绿豆糕  太太,吹爆她的恋爱脑,点关注不迷路呀嗷呜!

前篇指路:恋爱超能力【沈巍视角】

 

*

赵云澜有一种异能。

这个异能的确很“异”,但是一点也不“能”。

赵云澜能看见每个人身上的小爱神。

发现拥有这个异能的那天,赵云澜连轴转着工作了两天,刚回家袜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接到了龙城大学的恶性案件。正巧特调处人手紧,赵处长不得不自己出马。

在龙城大学的某栋宿舍楼下盼亲人一样地盼了半天,只盼来一个刚刚被汪徵和老吴吓晕的废材实习生郭长城。

这个废柴不但胆子小,身手也差得让人崩溃。

不过是一声温润动听的关切问候,竟然也能吓得他直接摔下楼。

于是,赵云澜和沈巍的“初遇”良机,就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下被毫不留情地用掉了。

那一天头一个,赵云澜认认真真打量的人,就是沈巍。

“你好,”赵处对着那戴眼镜的男人伸出手,“我姓赵,我们是公安的,先生贵姓?”

那个漂亮体面得有些过分的男人脸上飞快地闪过某种东西,仿佛是一种猝不及防的震惊。

但是很快,他就收敛情绪,礼数周到地跟赵云澜握了手:“免贵姓沈,沈巍。我在本校任教。”

这一次,轮到赵云澜发愣了。

因为他看见沈巍的身上突然掉下一个类似玩偶的小东西。

这是一个和沈巍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东西,就像一个优质手办,不过精致的多,可是看他的眼光却是那样奇怪。

和沈巍礼貌又有分寸的目光不一样,这个小娃娃的眼神里全是兴奋和爱慕,简直称得上是一往情深。

这哪里像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这……这简直和新嫁娘看夫君的眼神没有区别啊!

那个小玩意儿先是飞窜上沈巍的肩上,揪着一缕沈巍的头发,无意识地绕着。随后突然触电一样,猛烈往沈巍的怀里一下又一下地扑腾,而后用一种稚嫩又清脆的童音喊道:“啊啊!是他啊!你找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了,天哪我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啊!”

赵云澜揉了揉眼睛,一时间不太清楚这个过分活泼的小玩意儿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自己工作太辛苦出现的幻觉。

于是,赵云澜只是稍显不知所措地和沈巍握了握手:“啊,好名字!”

 

*

赵云澜身为特调处处长,什么怪力乱神的事情没见过。

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原来他在沈巍身上看见的那个小不点儿,是小爱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爱神,沈巍有,他自己也有。

经过观察和合理推断,赵云澜明白,这个小爱神,除了吵吵闹闹发发花痴,并没有什么卵用。

唯一让赵云澜觉得还算有用的,大概只有:小爱神会在主人心动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往主人怀里乱撞——真· 小鹿乱撞。

所以,那一天,沈巍的小爱神,是因为看见我才会这样的吗?

赵云澜瘫在办公椅里,两条腿搭在办公桌上,戳了戳正趴在自己胸口睡得淌口水的小爱神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自言自语。

脸上的那个笑啊,真可谓是春风十里。

 

*

因为或凑巧或人为的原因,沈巍和赵云澜之间的接触越发多了。

赵云澜每天最大的兴趣,除了去见沈巍,就是观察爱神小小巍。

是的,小小巍,就是无聊的赵处自行给沈巍的小爱神起的昵称。

与之相对的,他的小爱神,就叫做“小小澜”好了。

随着他们交往的增多,赵云澜惊讶的发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的目光落到沈巍身上,沈巍的小爱神就会立刻冒出来,捧着脸深情款款的凝视着他。

可当他稍微有所表示,这个小东西会立马羞涩万分地钻回沈巍心口不露头。

尽管赵云澜知道,过不了一会小小巍就又会好像顶着多大压力似的重新出来,用那种爱入骨髓般的眼神望着他。

每当这个时候,赵云澜都会竭力压制着自己那个已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澜不要去调戏那个敏感、羞涩的小东西,连他自己都不敢流露出能看到他的样子,省的吓得小东西不敢再出来。

可是小东西也有热情奔放、“胆大妄为”的时候。

只要赵云澜有危险,小小巍就会奋不顾身的扑到他身上,小嘴里还高声喊着:“小心啊云澜!我来保护你!”

这让我们无所不能的赵处啼笑皆非,却动容不已。

在这种情形下,赵处如果还不能明白沈巍对他的感情,那他也不用自诩“风流倜傥,阅花无数”了。

虽然明了沈巍对自己的感情,但赵处还是不敢太急于求成,生怕大沈巍也和小小巍一样羞涩的躲起来不肯见他了。

对沈巍这样的人,就不能采取狂风骤雨的攻势。相反的,赵云澜决定一点点地把沈巍和自己绑在一起,润物细无声。

 

所以,沈教授,愿意加入我们特调处吗?

 

*

要说发现沈巍会学会这个异能,赵云澜倒也不太奇怪。

记得那天,他因为在酒席上被各种处长部长灌得太猛了,胃疼和醉酒一起向他发起攻击。

如果没有沈巍碰巧把他捡回家,也许英明神武的赵大处长就要在马路牙子上团吧团吧到天亮了。

沈巍半抱半扶把赵云澜弄上出租车的那一段时间,正是赵云澜神志最恍惚的时候。

隐隐约约地,他感觉到有两个小爱神一左一右地趴在他的脸上,一同兴奋地大喊:“赵云澜赵云澜!沈巍他让你靠他的肩啦,你快醒醒啊啊啊!”

“沈巍这别扭样好可爱啊,你再不睁眼就看不见啦!”

赵云澜皱皱鼻子,勉强把眼睛撑开一条缝,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感觉到沈巍温凉的手掌轻轻把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托了一托,调整到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

赵云澜的心呀,一瞬间化成一滩热可可,嗯,还是酒心巧克力味儿的。

那天晚上沈巍衣不解带地照顾他,给他喂药,给他烧粥。

赵云澜依旧迷糊,但隐隐约约看见,自己的小爱神和沈巍的那个,正肩挨着肩坐在窗沿上,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

 

*

沈巍不知道,那天半夜,其实赵云澜是醒来过的。

酒已经醒了,胃也暖融熨帖,一侧头,就看见一张被月光照亮半边的,英挺和温润完美结合的,绝美脸庞。

沈巍正衣冠整洁地坐在床边的椅子里,脑袋歪在他的床头,闭着双眼,静静地睡着了。

累了。

赵云澜心里又暖又疼。撑身起来,动作下意识放得极轻极缓。

他觉得,沈巍的身上似乎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草木般清冽的味道。

于是他忍不住地凑近,再凑近,直到近得气息纠缠,近得鼻尖几乎相碰。

一时间,如同鬼迷了心窍一般,赵云澜丝毫不受控制地低下头,在沈巍的唇角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轻得就像,蝴蝶扑闪翅膀一样。

小心翼翼地,柔情似水地,全然不像平时的那个浪迹花丛的赵云澜。

沈巍似被惊动,睫毛轻颤。

那么细微的一个动作,竟能吓得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云澜魂飞魄散。

他迅速回身躺好,拉上被子闭上眼睛,连沈巍到底有没有醒来都不敢看,如同一个考试作弊险些被抓住的傻小孩。

沈巍没有醒来。

但是赵云澜因为他的做贼心虚而错过了一幕——在似水般波光粼粼的银白月辉里,小小巍和小小澜那两只小爱神,正挤挤挨挨地团在一起,悄咪咪看着赵云澜倾情表演的无声喜剧,捂着嘴偷乐。

至于他们不用来捂嘴的那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正紧紧握在一起,十指相扣。

 

*

因为一个偷吻,沈老师莫名其妙地喜提了大概算得上他浑身上下最没用的一个新技能。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也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干的好事。

沈巍也看得见了。

不能说赵云澜眼光毒辣,只能说沈巍实在不擅长隐藏。

那天,当沈老师下课来到特调处时,脸上的羞涩还没有完全隐去。

小小巍从衬衣口袋里冒出头来,挥着小胳膊一下一下的捶着他的心口时,沈巍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发现主人能够看见他的小小巍更加兴奋,他变出一对小翅膀在沈巍眼前飞来飞去,嘴里嚷嚷着,“天啊,云澜在对我笑啊!他太可爱了!”

看到沈巍目瞪口呆,白皙的皮肤简直好像要渗出血来的样子,赵云澜马上“善解人意”地背过身去,装作查找资料的样子,同时拼命压抑自己的笑意。

当沈巍手忙脚乱地伸手捉住那个调皮的小家伙,一把把他塞进衬衫口袋里后,赵云澜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子,挑着眉小小地调戏了一下沈巍:“咦?!我的办公室很热吗?怎么沈老师你脸这么红呢?”

   

*

赵云澜演技一流。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所以,原本他只需要装作看不见满世界乱飞乱撞的小爱神。

而现在,他还要装作看不出沈巍看得见。

什么都知道的赵云澜,面对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巍,时常会萌生一点愉悦和愧疚混杂的扭曲情绪。

赵云澜经常在独处的时候语重心长地教育自己的小小澜:“宝贝啊!主人我的幸福呢现在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要向小小巍学习啊,让他的主人感受我无与伦比、感天动地的款款深情啊,不然你岂不是辜负主人我赋予你那帅绝人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貌啊……”

这时候,小小澜会皱着鼻子“哼”一声后直接消失,气的赵云澜浑身乱拍,想拍出这个傲娇的小东西。

不过,当沈巍出现时,小小澜还是很敬业的,他不遗余力地向沈巍表现我们赵处那不可言说的心事。

他不仅在看到沈巍时就会来个螺旋式上升表示自己心花怒放的心情,不停地往沈巍身上扑过去求抱抱,还经常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沈巍,嘴里哼唱着让人浮想联翩的情歌,捂着心口朗诵着不知道从哪本书上抄来的情诗,花样百出。

有几次沈巍甚至被小东西撩得面红耳赤,这时赵云澜就悄悄滴朝小小巍竖大拇指。

不仅如此,小小澜还在和小小巍的关系上取得了重大进展:从原来小小巍看到他就躲到沈巍怀里、身后捂着脸不敢看他,到偷偷从指缝里看他表演螺旋式上升绝技,再到能回答他的一些无脑搞笑的撩弟问题……

现在的小小巍在看到小小澜时,已经能够让他拉个小手手了。

鉴于自己的傲然战绩,在独处时,小小澜开始点着赵处的鼻子教育他了:“你看看你,还自诩帅绝人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战无不胜、无往不利呢,现在看看我都可以拉小小巍的手了,你呢?你呢?你倒是给我开个花,结个果啊!”

说完,像个恶霸一样地用脚尖挑了挑赵云澜下巴,傲然命令道:“快去找沈巍,我想他了!”

 

*

赵云澜这边是小爱神教训主人,沈巍那边则正好相反。

说来也巧,那一天赵云澜本来是不应该去龙城大学的。但正好那天的案子出奇的容易,于是得了空的赵云澜就忍不住想要去看看沈巍。

走到办公室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就听见沈巍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没人教过你什么叫做廉耻吗,能不能别那么不知羞?”

……

“不是,我不是不许你和他的小爱神说话,但是你们一见面就搂搂抱抱的,实在有失体统。”

原本还一脸“我来找我们顾问办公事”的赵云澜直接破功,握着门把无声捶门狂笑。

不知道里面的小小巍又回了一句什么更劲爆的,沈巍显然更不高兴了,语调越发严肃,十分认真地威胁道:“你要是下次在一见着他就那样不知收敛,我就不许你在我衣兜里呆着了!”

“天呐天呐天呐,沈巍一本正经说着那么孩子气的话欸,这也可爱得犯规了吧?!”

赵云澜偏头看着正在肩膀上转圈冒粉红泡泡的小小澜,觉得他小家伙实在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于是赵云澜伸出手掌,做出一个“give me  five”的手势,小小澜立马配合地把小手在他手心用力一按,还不忘配上“欧耶”的音效。

那天,赵云澜没有推开沈巍的办公室门。

但在离开的路上,赵云澜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差不多是时候摊牌了!

你赵大爷我实在忍不了了!

 

*

时机这种东西,还是眷顾相爱的人的。

那一回,赵云澜第一次觉得,胃疼竟然也不全是坏事。

被现场抓包的那一瞬间,沈巍的眼睛里情绪闪动得如同火车过隧道。

惊讶、慌乱、羞恼以及一点无奈的听天由命。

那种包容你全部小聪明小任性的宠溺和温柔瞬间淹没赵云澜,不可避免的,心口被那个小东西一下又一下的撞着,冥冥之中应和着他擂鼓般的心跳。

赵云澜看了一眼沈巍,又引导式地带着沈巍的目光低头,一同看向自己胸口,然后又看向同样被撞着的沈巍的胸口。

一切的一切,在此刻,早已不言自明。

“沈教授,你看啊,你这么喜欢我,我也不能辜负你一片心意是不是……” 

见沈巍想辩驳又不知道该反驳什么的样子,赵云澜再接再厉。

“沈教授做我女朋友呗?”

 

*

赵云澜发现,沈巍这个人,宠人真的很有一套。

自从彻底掉马认命,沈巍对那两只小的简直宠得让赵云澜看不下去。

没错看见沈巍低着头和并排挤在他衬衣口袋里仰头和他撒娇的两小只,目光温和得快要化开。赵云澜心里简直和吃了青橘子似的,又甜又酸。

有的时候两个人还没见上面,小小澜就会率先跑到沈巍面前,把赵云澜今天的日程和心理活动一字不落地全部报告领导,尤其是于那些爱慕者的交集,全被那个小没良心的标红加粗一股脑地全说了。

这时候,赵云澜就会气鼓鼓地抱怨:“你们这样也好得太过了,我会吃醋的啊沈老师。”

沈巍则眉眼弯弯地笑望他,偶尔为之的情话格外致命。

“我喜欢他们,还不是因为你?”

 

   *

在一起后,除了甜蜜,还是少不了一些问题。

虽说两人都已经习惯了小家伙们的存在,并不太会因为他们俩不分场合和时机的“噫唔唔噫”而影响二人世界的质量。

但是,有些比较特殊的时候,这两个没羞没臊什么都敢大声喊出来的小东西就非常让人头疼了。

蜜意浓情,水到渠成。

吻渐渐加深,呼吸纠缠不分,衬衫的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

这样意乱情迷的时刻,平时再怎么中听的彩虹屁此时也显得格外败兴。

“啊啊啊啊,巍巍怎么能这么霸道啊!他平时明明不是这样的!”

“啊,好激动啊,盼了那么久,这算是要盼到了吗!!”

赵云澜和沈巍同时停下动作,四道冷若冰霜犹如实质的眼刀瞬间贯穿了原本正抱在一起转着圈儿的两小只。

两个不同的声线,带着一样的迷蒙沙哑。

“去屋外呆一会,乖。”

“识相的现在就别出现在这里。”

各具特色的表达,一个意思——就算你们再可爱,这儿,现在,也不欢迎你们。

于是两只小爱神只能委委屈屈地牵着小手,恨恨地、一步三回头地,撅着小嘴暂时离开了。

非礼勿视呀非礼勿听!

 

*

等到沈巍沉沉睡去以后,赵云澜扶着酸痛的老腰艰难撑起身,戳了戳趴在沈巍枕头边上,手里攥着沈巍一缕发丝呼呼大睡小爱神。

“嘿,小家伙。你到底为什么第一次见到我就在你主人怀里扑腾呀?”

“谁说那是第一次?”

赵云澜有些惊讶地扭头看他。

“他爱你这件事,那可是从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

*昨天的第一弹写得太好辽,今天是压力山大·甜遥,希望没有拖阿糕太太的后腿呀

*昨天有宝宝问,拉灯的时候怎么办,这个问题我思考了……还能怎么办呢,还能扔掉咋地?[托腮]

*谨祝愿大家食用愉快www

*阿遥爱你们

 

 

 

 

 


评论

热度(4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