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天地九重【楼诚】(一)

各种穿马路:

天地九重*

明楼/明诚

大概是一个飞行员和他官僚哥哥的故事。

(一)

王天风死定了。

这是明楼仔细评估后的结果。

死定了。

十一月上旬的一个早上,本来应该是明楼人生中最精彩的时刻之一。他从地方结束挂职,坐进新办公室还不到五天,头一次以正式参会人员的身份列席委主任会,现下却被搅得一团糟。要不是早上在单位食堂遇见旧航天五院的一个老总,还不知道明诚要瞒他多久。

等明楼回到办公室,在尚还显得空空荡荡的房间踱步——受资产清查和巡视组的百般测量与核减,大概每跨四步,就需要掉头一次——如此反复了若干分钟,经过思索与推演,其过程严密而又富有理论基础,他大概想明白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以至于事情发展到如此荒谬的地步。

他站在窗户前往外看,此处视角正对大院停车场,越过寥寥几台公车改革中的侥幸幸存车辆,边缘横着一辆没了后轮的ofo单车,瘸在地上,却依旧保持惊人的倔强而屹立不倒,明黄色的车身亮得扎眼。

在那些死的景物旁边,一名披头撒发的妇女,依据惯例,在门岗西边二米处按时坐班。只见她摆好姿势,套好造型,看准时机,张嘴就喊。

浙江温州!福建梅州!北京通州!管他什么地方!gov不作为!——gov官员全是王八蛋!市长王二狗,吃喝嫖赌,贪了三点五个亿,还拐着我媳妇跑了!我们没有办法,向青天大老爷请命!向青天大老爷请命!王二狗王八蛋!你不是人!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你不要脸!你还我老婆!青天大老爷给我做主!

根据社会学家的说法,在一段固定时间内,人的行为通常会保持高度一贯性。通俗点讲,在死性不改这一点上,一个衣冠楚楚的现代人,其实并未比他们的祖先进化了多少。

但明楼十分忿忿而不满,他心想,即使是这样,作为一个职业人,从格局到作为,这么多年了,四环内的房价都翻了两番,这人却一成不变,专注挖别人墙角四十年,也忒缺德了,忒无耻了,忒不要脸了。

只见那大姐演到情深之处,正当街嗷嗷哭泣,接下还将上演号哭、奔走,瘫坐等等戏码。总之这一个上午她表演的内容围绕一个主题展开:走过路过的群众,我怨,我苦,老百姓需要青天。

明楼“哐”地一声关上推拉窗,把声音锁在外面。窗沿上却蓬出一打把陈年老灰,扑得他连连后退,呛了三口。这时秘书在外面叩门,提醒他九点半委主任会在三楼会议室开始,现在是北京时间九点二十分,差不多收拾收拾好出门了。

明楼气呼呼地把笔记本和提案揣在腋窝下,边上楼边给他弟弟发微信。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直到会议结束他重新按亮手机,也没有收到明诚的任何回复。

 

彼时,另一位亦处在人生中最精彩的时刻之一的成功人士,时任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总指挥的王天风,正坐在训练中心大操场新夯实的一个土堆上,举着喇叭得意洋洋。

“再跑10圈,10圈,不满意的20圈。有牢骚是吗?有牢骚大声说呀。你们就说吧,我就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看他的样子,就算当了这个最讨厌的人,他还特别美着呢。

tbc

标题取自杨利伟同名传记《天地九重》

赠雪梨。

事实上,我觉着是个正常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像我一样搞创作。严格说,别人搞创作是真.搞创作,我搞创作,一半是诬陷国家公职人员,另一半是胡编乱造国家公职人员。

请大家移步财政部公众号刚刚公示的克强总理记者会全文实录,那才是大国公职人员的风貌。

像明长官和王总指这样一天到晚只想扯皮打架的。

我们要坚信。

他们没有政治前途!

评论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