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诚楼】月满西楼(黑帮AU,甜)六

桥错:

第六章


瘦高的男人被赌场的打手拥挤进角落里,他大脑中飞速的运转——是跑还是打,是否可以开枪。


眼看着手持棍棒的打手逐渐向他逼近,男人咬紧牙关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只待一跃而起咬断猎物的喉咙。


“没规矩。”只听得一声冷呵。


打手们纷纷散开让出一条路,瘦高的男人眯起眼睛,眼前的人高脚杯里装着香槟,一身高档的宝蓝色西装,另一只手握着一支镶嵌着巨大红宝石的手杖。


“阿诚,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明楼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乍伦站在明楼身旁一时有些疑惑,他接到消息称赌场里有不明身份的中国人闯了进来。


瘦高的男人瞧见乍伦不自禁的握紧双拳,那是他追踪了许久的头号嫌疑人。


明楼用拇指缓慢的摩挲着手杖上的红宝石,他挑眉看着眼前外貌酷似阿诚的男人:“赶快给我滚过来。”


男人沉默片刻,缓缓站到明楼身侧:“是,先生。”


明楼冲着乍伦点点头:“将军,明某人先告辞了。”


乍伦没有说话,明楼领着男人往外走出,一只脚刚刚外出门,只听乍伦用声色狠厉的中文说道:“等等!”


随即,打手们蜂拥而上将两人团团围住。


乍伦快步走上前,男人再一次握紧双拳。明楼不动声色拉住他——不要回头。


“将军还有何事?”明楼神情淡漠的隔着打手望向乍伦。


乍伦面带微笑,说道:“我希望和明先生彼此信任……”


只听他话未说完边听一道凌厉的男声驳斥道:“先生也是你叫的?!”


乍伦慢慢将目光定格在瘦高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笑:“二少爷还是这么霸道。”


“好了,”明楼不耐烦的一挥手,“将军若是无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乍伦让开一步,打手们纷纷散去:“二位明少爷,请。”


明楼走路并不快,男人一直以为他手中的手杖只是装饰,细细看来才发现原来他是个跛子。


“看来季白警官调查了明家不少啊。”阿诚看着坐在车后座上和自己长相酷似的男人,笑道。


明楼阖着双眸闭目养神,不理会两人的对话。


季白随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为什么帮我?”


“你要抓黄金蟒,我要东南亚的新秩序,咱们可以合作。”阿诚从驾驶室探身过来打量着季白,“不知道季警官敢不敢?”


“合作是你的意思还是明楼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先生的意思。”


季白冷笑一声,终是妥协:“真不知道抓了一个黄金蟒,来了一个明楼到底是福还是祸。”


“至少拐卖妇女儿童的事季警官可以放心了,”阿诚笑道,“这点蝇头小利明家还瞧不上。”


季白沉吟片刻终于点了头。


明楼一回到酒店就迫不及待的将西装三件套换成了真丝睡袍,抱着点心盒子吃零食。


那个印着小熊的蓝色铁皮点心盒子明楼用了好些年,还是阿诚小时候送给自己的,被明楼拿来装些零零碎碎。后来阿诚照顾他饮食起居,越发纵着他,总是在里面装各种各样的零嘴。


明楼拆了一袋琥珀花生,拈起一个放进嘴里:“太甜了。”


阿诚正在给他熨西装,闻言转过身:“你前几天不是还说喜欢吃甜的。”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要总吃零食。”


“我饿了。”


阿诚将西装挂好:“我陪大哥去吃夜宵。”


酒店的餐厅做的都是西餐,明楼吃不惯刀叉,阿诚便和他慢慢往外走,去找做夜宵的小铺子。


缅甸一年四季都十分炎热潮湿,夜风吹在脸上却是十分凉爽舒适,没了太阳明楼也不必打伞。阿诚侧过脸去瞧他,在月光下明楼的脸越发莹白。


“是不是我走得很慢?”明楼转过头来看他。


“怎么会。”阿诚笑笑,“大哥走快了我可跟不上你。”


“借着季白的手,连汪家一起处理了吧。”


“怎么做?”


明楼笑笑,就如同再说今日吃了什么点心一样轻松:“汪家不是总想跟咱们分一杯羹吗,那分他们一点好了。”


阿诚点了点头:“明白。”


两人漫步到一家夜宵摊前驻足,阿诚怕明楼不好消化,点了一碗鱼汤米线给他,细细将一大碗米线分到小碗里吹凉了端给明楼。


“你这样我好像生活不能自理一样。”明楼颇为无奈的看着他。


阿诚忍不住笑起来:“汤里都是油,热得很,烫着你你又该不好好吃饭了。”


“一早就不是小孩子。”


“你没有的,我给你补回来。”阿诚敛去了笑意,目光灼灼的盯着明楼。


幼年丧父,青年丧姐,还要照顾幼弟,明楼的人生缺乏了太多属于自己的快乐和选择。多谢你对我前半生的呵护慰藉,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