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现代AU][楼诚] 避暑记

隔山灯火:

文献工作者AU,设定见正文→【金石其心】【芝兰其室】【岁月其滔】【人生其中


同系列小段子一大堆戳→总目录




一个广告→ 严霜不杀预售




收到 @猪树君 老师的馈赠,写个夏天的小段子。









避暑记、


 


 


苏州老屋有口井,夏天透着碧森森的凉意,明诚坐在井台上,额头黏一绺湿发,捧着甜瓜咔嚓咔嚓地吃。


“还吃不吃饭了?”明楼说他。                 


“吃啊,”明诚说,“去街上吃吧。”


想吃虾籽面了。


吃完面回来又在街边买了一把小杏,软绵绵的,果核一嗦就出来了。明楼在檐下擦一把铜壶,经年不用,里面生了绿锈。“擦不干净的,”明诚走过来看,“要烧几遍。”


头两遍水里加点醋,后两遍就烧白水,锈迹剥落,里面就干净许多了。“下次带个电水壶来。”明楼说。


他的手也被明诚摸得黏黏的,两个人一道站在厨房洗手,前胸溅上一些冰凉的水点子,手边不远是冒着白气的壶,又凉又热的。


“壶是老的好,”明诚说,“有茶么?”


上次回来还是初春时候,家里的茶就更是去年的了,只能随便喝一下。“下午再上街买吧。”明楼说。


但明诚打了个哈欠,把他也传染了。


两个人把竹床拖到后院,在香樟树下躺着,白云在绿叶的缝隙中慢慢地走,没有太多风,所以都是很大的一团。


“买茶叶的时候再买个冰棍吧。”明诚想。


白的,冰糖的那种,就像凉丝丝的白云一样。


偶尔有一点点珍贵的小风从他的T恤领口钻进去,吹得人眯起了眼睛。


林卧避残暑,白云长在天。


凉风怀袖里,兹意与谁传。


这种幽居避暑的乐趣,离家门还有两公里的明台是感受不到的,他本来要去游泳的,但被初中同学放了鸽子,回来打不到车,正走得满头大汗。


而明楼慢悠悠地啜了一口茶。


明诚也咬住了一根茶叶梗。


“这茶老了。”他俯身压在明楼身上,吐出一点舌尖。



评论

热度(380)

  1. 沐岚影隔山灯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