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诚楼】月满西楼(现代黑帮AU,甜)十一

桥错:

明诚今天接到两通电话,第一通季白告诉他已经收网,乍伦集团和汪家被一网打获,第二通电话是庄恕打来的。


“总医院,明楼在抢救。”


阿诚在此时此刻反倒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他冷静的身上外套,甚至又给明楼整理了一下换洗的衣物才下了楼。


司机在门外等他,见到明诚走过来,立刻十分殷勤的给他开车门。任谁都知道明总生死未卜,眼前的阿诚少爷很可能成为明氏下一任的当家。


骨科和胸外都在会诊,家属被请进会议室。


骨科小赵主任拿了片子给阿诚将现在明楼的境况:“病人现在的情况是典型的急性骨髓炎,必须马上开窗引流,然后将坏死的骨头通过手术切除。”


明诚神色如常,他的声音十分冷静:“我尊重医生的一切治疗手段,但是请问我大哥以后还能正常走路吗?”


小赵主任叹了口气:“因为病人现在还伴有高烧心衰的症状,我只能和你保证尽力抱住病人的腿,别的我什么也保证不了。”


“会有生命危险吗?”


“如果炎症可以控制让病人退烧,那么心衰是可以缓解的。”庄恕身穿白大褂,手下在飞快地写病历,完全看不出平日的脱线呆萌,“但是如果他一直退不了烧,谁也保不住他的腿。”


“先开窗引流,切除死骨,如果不能抑制炎症那我们只能截肢。”小赵主任将片子装进档案袋,“家属同意手术吗?”


明诚闭上眼睛再睁开:“我同意手术。”


小赵主任点点头,将钢笔插进胸口的口袋里,向外走去:“36床准备手术,让家属签字。”


庄恕换了衣服和明诚一起站在手术室外,阿诚这些天来第一眼明楼,眉飞入鬓,鼻梁高挺,脸色苍白,颧骨有不正常的红晕,他像个精致的洋娃娃毫无生气,戴着氧气罩,紧紧闭着眼睛。


明楼被推进手术室,护士拿了手术同意书让阿诚签字。


阿诚签上自己的名字,看着手术室冰冷的灯光亮起。他依旧神情如旧,看不是任何的焦急与难过。


但是庄恕觉得明诚眼里有一道光越发的亮了,就像是刀锋在雪地里反出的白光。


“你……”


庄恕刚一开口就被明诚打断,只见他拔出钢笔写下一串电话号码:“我现在状态很不好,你给这个人打电话。”


“我说什么?”


“他叫王天风,把先生现在的状况告诉他,他会处理好媒体和舆论。”


“然后呢?”


“然后去帮我买份盒饭,”明诚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Calatrava,那是二十岁的生日礼物,“这段时间我应该可以吃顿饱饭,然后让朱徽茵把明氏近期要处理的文件都拿到医院,我近期会在医院办公。”


“还有吗?”


“告诉季白,我最近不想看见他。”


好吧,庄恕拍了拍阿诚的肩膀,然后去找自己的实习生给他把饭送到手术室门外。


幽长的走廊里此刻没有一个人,四周都是静悄悄的,阿诚终于像是被抽取了全部的力气,他跌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他缓缓用手捂住了脸,片刻后有一滴晶莹的水滴摔在大理石地面上,砸的粉粉碎。


吃饭、接电话、批改文件,庄恕看着眼前的男人就先被上紧了弦。在明楼手术的这段时间里,阿诚飞速的处理一切事物。


“你不用担心我。”就在庄恕怀疑明诚会不会突然暴起发疯的时候,对方冷静的告诉他,“我没有时间发疯,我也没有时间难过。公司需要正常运转,大哥需要照顾,,还有汪家的余孽需要对付。”


庄恕哽了更,无话可说。


长达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手术室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明诚迅速将手上的文件递给秘书,起身相迎。


小赵主任摘下口罩:“手术很成功,观察二十四小时,看看是否可以退烧。”


“谢谢。”阿诚甚至记得十分绅士的向医务人员鞠躬道谢。


庄恕那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名义确信,明诚其实已经在发疯了。


阿诚一路将明楼送到重症监护室门外,他用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明楼惨白的脸颊,将他蓬松的青丝顺道耳后:“大哥,好好睡一觉。”


“如果退烧,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庄恕跟着走路飞快衣带当风的阿诚。


“我知道了,”明诚看了一眼腕表,“医院的探视时间是几点。”


“明天上午十点。”


“如果我大哥醒了可以进食吗?”


“恐怕不行。”


“也就是明天十点之前我肯经见不到他对吧。”


“没错……”庄恕犹豫了片刻,如实相告,“除非不大好。”


“我知道了,”阿诚披上大衣,“我现在回公司处理公事和对付媒体,明天十点见。”


“欸!你……”庄恕跟不上明诚的脚步,眼睁睁看着人走远了。


庄恕今天值夜班,处于对朋友的关心,他决定晚上去ICU看看,哪怕问问值班护士明楼的情况。


夜里的重症监护室门外空无一人,就算是陪夜的家属们也找地方休息了。


冰冷昏暗的灯光下一道消瘦的身影孤零零的席地而坐。


庄恕心中一惊快步走上前,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明诚一个人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


“你都处理好了?”庄恕问道。


“好了。”明诚点点头。


“不如回去好好睡一觉,你现在也见不到明楼。”庄恕劝道。


明诚抬起头,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不必了,先生知道我在陪着他。”


“夜里凉,好歹让秘书给你送件衣裳来。”庄恕叹了口气,“我问过护士了,明楼体温已经开始下降,是好事。”


“谢谢你。”明诚点点头,“我顶多待到五点,然后和王天风见面,十点之前再回来。”


“你放心,我帮你看着。”


明诚也不跟他客气,略一颔首。


庄恕叹了口气,转身走进电梯,觉得最近还是不要让大白和阿诚狭路相逢比较好。


@鱼积木 谢谢太太的推荐,给太太笔芯。
谢谢好多亲亲的喜欢,不胜惶恐。😊😊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