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浮夸【楼诚】

各种穿马路:

浮夸【楼诚】


阿诚小时候很怕听戏,第一个发现的是明楼。


起先大姐不知道,以为小孩子都爱孙行者,每每把他和明台打扮得花团锦簇,粉粉嫩嫩两个小朋友,一起牵到戏院去。左手坐一个,右手也坐一个。


明台对戏园子是真爱,没开场也能一路疯跑,等到关二爷上来,他都能站在椅子上跳。明明个儿还没有灶台高,却自有一副拿大刀舞一舞的熊心豹子胆。


他就不行了。不管看了多少次都不行,藕段儿一样的小腿垂在板凳上,手指抠裤脚死紧。台上唱得有多欢欣鼓舞,他就能有多噤若寒蝉,一场下来背后净是冷汗,眼睛强瞪得要脱框。


他怕得很。红的白的花的脸,拖长了调儿唱着听不懂的调子,像极了母亲凶他打他。他有这么多的畏,却想不通一个人如何会有许多恨,岁岁年年都浸满了苦,咿咿呀呀扬高了作势要打的手。


可他终究不敢说出来,久而久之未曾让他习惯,反倒成了条件反射。那坏人坏事俱裹着浮夸的面具,迟早吞噬他,没有人注意得到,只有他大惊小怪,受伤害总是活该。


怕黑夜漫长,怕鬼脸作祟,怕高声呵斥,怕哭惹人烦。怕生亦怕死,怕死了后不得托生,相比较来说,还是更怕了生。


明楼只和他们去了一次,锣鼓喧天中大哥抓住他小手,一点点从裤缝上掰开。他手心中有汗,蹭到明楼手上,像强忍住的泪另辟蹊径,终于落到另外的地方。


明楼俯身大姐耳边,“吵得很,您听,我带着小的出去转转。”


大姐点点头,算是认可了,明楼便抱着他往外走。


彼时还算是夏天,却七月流火。明楼一手兜着他腰臀,一手用马甲焐着他小腿,慢慢沿着黄浦江边走。江上无船,却远远传来拉长的气笛声。


他看见明楼的眉头皱了皱,幼小的内心也不禁紧了起来。他想明楼也是不开心的,却想不明白为何明楼不开心。这世界折磨人的方法有千百种,明楼却不似他一般软弱可欺。但明楼不开心是他亲眼所见又无能为力的,他握着小小的拳头,默默伏在明楼肩头。想了又想,终于挤出句话来,怯生生的,又情真意切。“我……我以后再不给大哥添麻烦了。”


明楼其实在发呆,听他说话心神惊得一抖。手伸到他双掖下面,伸直了将他举到面前平齐,担忧看他的脸。“说什么呐”,明楼轻笑,“你比明台省心多了,全世界的小孩儿大哥最喜欢你。”


这安抚叫他安心,贪心又叫他不安心。明楼的喜欢来得毫无原由,也就让他不知该如何坦然接受。说到底内心底还是藏了份猜疑,怕这好也是面具般假的,一撕便没了,一撕边成了歇斯底里。


明楼看他傻乎乎地瞪着自己,脸上刚长出肉,刘海剪成一排齐,觉得是自己的大成就,心下高兴起来,便逗他 “叫哥哥。”


“哥哥”


“哥哥好不好。”


“好”


“喜不喜欢哥哥”


“喜欢”


“最喜欢哥哥好不好”


“好”


明楼觉得他呆呆的,却也特别惹人喜爱,想也没想一口亲在他脸上,又抱回来似个大宝贝怀里塞好。


他也没发觉自己是被明楼逗弄了,直惦记着明楼脸色好起来,于是心下也欢喜了。


明楼依旧抱着他,离了江滩,踱着步往家里走,走着走着便唱起段子,却是那关二爷斩了华雄,正饮温酒。


他静静地听,最后还叫了声好。


“阿诚,不喜欢二爷?”


“喜欢。”


“不喜欢听戏?”


“喜欢。”


“不喜欢戏园子。”


“……喜欢”


明楼拍拍他的背,“不喜欢以后就别去了罢,也不是什么大事。”


日后大姐只带着明台,他跟着明楼念书。渐渐地连明台也不去戏院了,这事儿就被淡忘了。再之后他跟着师父学拉胡琴,甚至还能给他哥哥奏上一曲。


直到他们在巴黎听一场歌剧时,明楼突然又谈了起来。幕间休息时明楼握着他手,似笑非笑揶揄他,“你小时候很怕戏园子,还记得吗?”


他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乖乖地说,“记得。我很怕那些花脸。”


明楼说,“你小时候怕很多东西,还特别爱哭,所以我也不敢问,只把你抱开,心里想着,这小可怜虫啊,真要我的命。”


他脸红到脖子根,很是不好意思,“哪有那么爱哭,你瞎说。”


“那你倒是告诉我,花脸有什么可怕的,你说说。”


花脸有什么可怕的,如今他也说不清了。但凡人心里充满了爱,畏就少了地方,只能微微回忆起大概是觉得假面很可怕,人人都带着面具,暗怀着一副鬼胎。但那时候小,怎么会有如此市侩的想法。


若说可怕,平静的脸大概比浮夸的怒发冲冠,更加叵测和可怖吧。他将这想法一一讲给明楼听。


夜里明楼不让他关灯,说要好好看看他。


他无意识自己肉乎乎的脸蛋成了线条利落的脸颊,唯独一双圆圆的眼,总是傻乎乎的样子,毫无保留地看着明楼,像夸父追着太阳。


明楼一口亲在他脸上,满意叹了口气,“我的。”


那他曾经感受到的,也一直感受到的,永不消失的明楼的不开心又出现了,他终于读懂了它。


“大哥”,他躺在明楼身下,微微叫明楼。双手插在柔软的发里,觉得温暖。


“再叫一声。”


“哥哥。”


他缓缓地说,“我小时候怕听戏、怕花脸的戏子、怕高声喊叫的妈妈、怕日本人、怕老鼠、怕没有饭吃、怕黑、怕冷、怕惹人讨厌了、怕你不要我。”


明楼听着。


“但我终于还是明白了。”


“我不怕黑得没有一丝光的夜晚,只怕长夜过后没有黎明。”


“我不怕冷得连心火都要冻住的冬天,只怕冬天过去没有春天。”


“我不怕悲惨暗无天日的命运,只怕痛哭时没有人听见我的声音。”


“我不怕在行走中化为灰烬,只怕最后也未能拉你的手。”


“我怕很多事,唯独最怕的是,撕掉最后的假面,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夏风卷起窗帘,灯光下明楼凝视他脸,眼睛像看穿了未来和过去,说得出来的,说不出来的,明楼都懂。


“哥哥。”


最后只剩下明楼绵密吻他嘴。


end


求问为毛这对我一写就往情怀上跑,在线等,急


这段和《我的祖国》一样,都是杜依诺哀歌里的,单独拿出来写,主要是因为最近身体不好且忙,难得写一个大框架的,就先捡自己喜欢的写了。

评论

热度(1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