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谭赵】总觉得哪里不对番外·妒忌

大橙子与猫殿下:

故事已经完结,目录浪起来。




番外·妒忌




        “我要去睡你!”




        大清早,谭宗明坐在市政府办公厅的休息室里闭目养神,上午有场小型座谈会。手机在震,他低头一看,直接笑出声。


        没等他回复,后续信息一条一条地发过来:


        的!


        金!


        屋!


        ——赵医生管晟煊顶层的总裁套房叫“金屋”,比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都舒服,连通办公室,没有指纹进不去。赵医生评价:“特别适合金屋藏娇。”


        当时谭宗明闻言一笑:“我是金屋藏赵。”




        谭宗明回复微信:我很失望。


        赵启平飞快地发来一条语音:没带家里钥匙,快把“金屋”给我睡,你往后排。


        他刚下夜班。在医院一口气待了36个小时,病房、门诊、手术室轮一遍,脑子里嗡嗡乱响,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但态度一定要强硬。


        谭宗明嘱咐他吃点粥再睡,空调不要开太凉。刚交待一半,贺助理过来说,副市长请他紧急去一趟。谭宗明来不及多说,直接把手机递给贺助理:“你去处理,快一点,他累坏了。哦对了,一定买早餐,别买太油腻的,下夜班吃不舒服。”


        贺助理一开始没明白,低头一看聊天记录,心情有点郁卒。


        突然觉得单身很孤独。




        买了粥和小菜赶回晟煊,贺助理一路小跑进入大厅,前台没人,俩前台姑娘都在休息区沙发前,一站一蹲,像是在照顾什么人,又端茶又倒水,态度十分亲切。


        走近一看,这不老板家那祖宗吗。


        “贺助好!”前台姑娘汇报,“上次找谭总的赵先生来了,说要等您,我们先接待了。”


        贺助理低头一看,热水、杂志、瓜子、水果、小饼干,摆了满满一桌,香蕉剥好、火龙果切小块,还有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冰激凌球。赵医生正在吸酸奶,接过姑娘递的纸巾,笑着和他打招呼。


        都拿出这个标准接待客户,晟煊早就冲出亚洲统治地球了。


        贺助理压抑住内心吐槽,把辛苦排队买来的早餐递给赵启平:“赵医生来啦?谭总特别吩咐给您买的早餐。”


        “我们已经帮赵先生买过咖啡和三明治了!”另一前台姑娘抢着说,“赵先生已经吃过啦。”


        很好。贺助理深呼吸三次,挤出一个微笑:“那上楼吧。”




        往常除了大老板,人帅会来事的贺助理是晟煊顶层最受欢迎的。


        但今天电梯一开,秘书处最外面俩姑娘眼睛就亮了。目光显然没落在天天见面的贺助理身上。


        赵启平穿了件松垮垮的黑T,鸭舌帽随意扣在头上,嘴里叼着酸奶,低头玩手机,整个人看上去都没精神,也不高冷,反倒年轻好几岁。一路往里走,处处是惊喜的目光——谭宗明一直对外说他是“朋友的弟弟”,一般下班后才来,坐专用电梯,楼下员工大都没见过他。就算秘书处有几人心知肚明,也只揣在心里。今天老板不在,个个主动问好,赵启平稍作回应,便有人跑过来要送他马卡龙。


        “赵医生,谭总让您抓紧时间休息。”贺助理不动声色替他挡住。这帮高级文秘一个二个眼睛里闪现“看见帅气弟弟忍不住关心”的爱怜光芒,实在没眼看。




        赵医生一觉睡醒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金屋”主人还没回来,他自己爬起来洗了澡,随便抓谭宗明的衣服穿上,小冰箱里没有现成能吃的食物,十分想念上午没吃到的马卡龙。他没睡够脑子迷糊,心想反正是谭宗明的员工,便跑出去问人家还有没有马卡龙。


        一个散发沐浴露香气、刚刚睡醒、穿着宽大衬衣的“帅气弟弟”,简直是办公室女性的福利。马卡龙?现做也要有。


        贺助理企图阻止的小身板淹没在秘书们爆发式的母性光辉里。


        谭宗明怕打扰赵启平睡觉,在微信上迂回问贺助理他有没有起来吃饭。


        “您家赵医生哪儿用我照顾。”贺助理拍了一张秘书处实景图片发给老板,顺便汇报赵医生上午行程。添油加醋版。


        老板当即拒绝了某领导下午一起看项目的邀请。




        爱人在身边,工作在手边。


        谭总一下午都在办公室里认真办公,给秘书处派了很多新任务。


        傍晚时分,赵医生吃饱睡足,又洗一遍澡,没穿裤子,半披谭宗明的衬衣,凶巴巴丢来一叠创可贴:“帮我贴!”


        谭宗明放下电脑,皱起眉毛:“哪里受伤了?衣服怎么不穿好?”


        “好意思问!你办公室地板硬自己不知道啊?我背都磨破了!”赵启平气哼哼地给他指脊柱和肩胛骨位置,果然磨红一大片,有些地方破了皮。


        “好好好我错了赵医生!”谭宗明小心翼翼地贴上,“疼不疼?”


        “你说呢?!”赵启平回头瞪他,“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力气还那么大!干嘛非要在办公室啊!”


        谭总自知理亏、任劳任怨、百般隐忍,抱着伤员做小伏低,但坚决不坦白原因。




        妒忌这种事情。


        和总裁身份不符。




=====================


有车啊!敲黑板!仔细看有车啊!


啦啦啦最近忙到昏厥顺便送走了大姨妈,托大家的福,这个月没有吐!有进步!特别谢谢上个月关心我的小天使们,么么哒!让我们一起健康起来!


这是一发迟到许久的生贺 @Fuji苹果派 
谢谢你能喜欢我的故事,迟到太久不好意思!不知道够不够有趣,总之请收下我的祝福~永远十八~



评论

热度(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