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诚楼】月满西楼(现代黑帮AU,甜)十三

桥错:

明楼现在被阿诚勒令静养,他坐在摇椅上看着窗外,初春时节乍暖还寒,但是院子里的树已经冒出了一层密密的嫩芽。


他是个十分沉静的人,言语温和,不苟言笑。若不是十分熟识他的人,很难感受到明楼的喜怒哀乐。


阿诚在唱片机里放下一张黑胶唱片,他转过身对明楼说道:“大哥有话对我说?”


“汪家的事你打算如何对黎叔和大家交代?”


阿诚笑了笑:“我本想讨大哥的主意,不过现在我有了打算。”


“说来听听。”明楼心下了然,阿诚对汪家动了狠手,势必要给明家留一条退路。


“汪家也算高门大户,想要斩草除根到底也是不容易,不如扶个傀儡上位,”明诚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把咱们家见不得光的生意都用他的名义做,想要抽身岂不容易。”


明楼眼底隐隐有了笑意:“看来有得和黎叔喝喝茶打打牌了。”


“还是我替大哥去吗?”


“你关了我这么多日还不解气?”明楼笑骂了一句,“还是我自己去吧。”


果然,未过几日明楼便收到了黎叔下的帖子。


明楼现在还不宜经常走动,是被阿诚用轮椅推过去的。


黎叔远远看着明诚推着明楼走来,他不禁眯起了双眼。


眼前的男人消瘦了几分,越发显得肩宽窄腰大长腿,出身钟鸣鼎食偏又生了一副好皮相,怎样都让人嫉妒。不过还好,他是个跛子,而且还是个病秧子。黎叔想到这一层,又不禁得意了起来。


“明大少。”黎叔起身抬手做了个请字。


明楼抬抬手阿诚便将手杖递到他手里,明楼摇摇晃晃站起身,阿诚想要扶他,被明楼用手挡了一下,便规规矩矩垂首站在明楼身后。


黎叔看着阿诚低眉顺眼的模样在心中冷笑,只怕明楼也不清楚自己的小跟班到底有多少好手段。


“黎叔咱们好久不见了。”明楼毫不客气的在红木圆桌的主位落座,阿诚让人撤了明楼左手的椅座,只是站在他身旁。


黎叔眯起细长的眼睛笑笑,坐在明楼右手第一把交椅:“明大少只怕是懒得见我们这些老家伙。”


明楼听了黎叔的话知他是埋怨自己前几日的避而不见,亲手拎起面前的茶壶为黎叔斟了壶茶。


黎叔连忙双手接了,抬眼看见站在一旁的阿诚:“平日阿诚也是同我们平起平坐,今日怎么站着了,还不快给阿诚兄弟搬椅子来。”


“不必了,”阿诚面无表情的瞧了黎叔一眼,“先生还在,阿诚不敢越矩。”


这坐的众人听了阿诚的话皆是脸色一沉,这不是明里暗里说着明楼比他们高一头么。那潜台词不就是在说,明楼坐着的时候你们都得给我站着听教训。不过碍于明家的地位,众人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请两位明少来就是想说说汪家的事。”


明楼听了只是微微扬了扬下颚,对阿诚说道:“你来说。”


“是,汪家的地盘买卖也被诸位分的差不多了,”阿城的目光缓缓落在梁仲春身上,“我听说梁先生一听说汪家出事便立即接手了汪家海上的买卖,恐怕在就赚了不少吧。”


梁仲春伸手揩了把汗,陪着笑:“阿诚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可是合作关系。”


阿诚笑了笑,漫不经心的用手叩着红木桌面:“咱们的账本私下里再算。”


“祸不及妻女,”明楼饮了口茶,“汪芙蕖汪曼春倒了,汪家其他人和产业也是不该动的。”


“可我怎么听说阿诚先生大杀四方,汪家几乎都灭了门呢?”说话的女子换了一件素白连衣裙,人也长得素雅,十分得体,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她是程老大的女儿程锦云。明楼抬眼瞧了瞧她,外表温柔素雅其实是和汪曼春一样的蛇蝎心肠。说起来她还不如汪曼春,汪大小姐还会让明楼有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唏嘘,这位程大小姐可是十足的恶毒了。


“我杀的都是参与绑架先生的人。”阿诚冷哼了一声,“汪家过几日也会有新家主主持局面,诸位捞得好处也不少了,人家的祖产还是别想了。”


“明先生,既然汪家还在,那我们与汪家的合作是否可以继续?”坐在明楼对面的女人突然开口,她年纪大约三十出头,长得算不得美人,颧骨也高了些,可是她身上雷厉风行的气质到让她与寻常女子格外不同。


听口音,看来是日本人。明楼笑笑,既不说成也不说不成,只是说道:“我记得梁仲春先生接手了汪家的码头,这位……”


“南田洋子。”日本女人微微一笑。


“这位南田小姐不如和梁先生详谈一二。”


梁仲春正吃一块甜糕,被明楼噎得话都说不出来。


“阿诚。”明楼伸出手,阿诚立刻双手奉上明楼的手杖。


“我还在吃药,就不陪诸位了。”


眼看着明楼要走,梁仲春上前一步拦住二人去路,既然明楼逼他交权,那他也只能乖乖双手奉上。


“明大少留步,”梁仲春陪着笑,“这么大的事我怎好做主?”


明楼用拇指摩挲着手杖上的红宝石,似笑非笑的看着梁仲春,看得人心里发毛。良久才听他说道:“那汪家码头上的事梁先生是管不了喽?”


梁仲春硬着头皮:“正是。”


明楼似乎要重新落座,却被阿诚扶了一把:“先生,您该喝药了。”


明楼笑了笑,对梁仲春说道:“那看来码头的事还得让你劳累几日。”


梁仲春拦不住两人,眼看着阿诚推着明楼出了包厢。他只好笑道:“南田小姐,在下也是代管几日,看来也帮不上忙了。”

评论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