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黄金劫案(1)

望春花:

这么好的天气,开个新坑吧.


经济司的明楼长官,这两天是运交华盖。先是推行中储券不利,被日本陆军部的一个小小专员当众呵斥。后来又从76号主任的位子上被一脚踢了下来。

明楼的继任者,新的76号主任是李士群,正是周佛海的死对头。两人为了特务工作这一块,本来就争得头破血流,现在由李士群取代了周佛海的大红人明楼,日本人的心思也是路人皆知。

第二天明楼也没去上班,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周佛海一个电话打来,问他睡醒没有,让他来办公室坐坐。

于是明楼懒洋洋地到了周佛海的办公室里。秘书端了咖啡进来,就被周佛海赶了出去。阿诚也知趣地退出了门外。

两人对着面坐着,明楼不说话。周佛海此时有些心灰意冷,倒也只能安抚明楼说:“做日本人的官呢,也不必太操心劳力,不过就是个76号,要紧的还是你的经济司,只要钱还在我们手上……”

明楼冷笑着问他:“哪里来的钱?日本人运了一堆中储券来,没有黄金,没有外汇来做储备,倒是把我们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点法币运走了。那个中储券就跟废纸一个样子,你说这是钱?你上街给我买个烧饼回来?”

周佛海也知道明楼这两天受了气,口气不好听,安抚着往下压了压,说:“明司长~,别动气。”他叹了口气,“你说要拿黄金和外汇做储备?现在是战时,只要有黄金有外汇,早就让日本陆军部给花了,他们还嫌不够,为什么要法币,因为法币能兑外汇啊?孔家蒋家财大气粗,还在那里死撑着,拿法币来就能兑外汇。”他叹口气,“所以大家还是认法币,就是不收我们的中储券。”

明楼摇摇头,拿起桌子上的咖啡说:“所以,我这个经济司司长真是稳坐钓鱼台,谁要来抢?跟我来抢造纸厂的印刷机?”

“你也别这么说。”周佛海说,“李士群不是跟梅机关下了军令状,一个月之内,让上海的各大银行接收中储券。”

“我都做不到的事情,凭他一个武夫?”明楼冷笑一声。

“所以啊,你就让他去闹,闹得不好,他吃不了兜着走。”周佛海说。

明楼双手肘靠在膝盖上,看着周佛海,又问:“那万一,他要是闹好了呢?”

周佛海拿手指对着明楼鼻子说:“那就是你无能!”

 

接下来的几天,上海滩鸡飞狗跳。李士群带着七十六号的特务们一家一家扫银行,拿着一箱一箱的中储券,要按“法定”汇率兑换法币或者外汇。凡是敢拒绝的柜员,直接从柜台里拖出来枪杀。

几天之后,各家银行只敢在柜台里放一点点法币和外汇,李士群一来,就赶紧全部取出来,当场奉上。或者,小一点的银行宁可关门歇业。

  李士群看看这招不行,于是半夜带着人袭击银行宿舍,专找南京政府设在租界的银行。最先遭殃的是南京农业银的职工宿舍。住在银行二楼的职工,大半夜听到有人说要突击检查,然后马上被砸开了门,所有职员被拖下楼,排在银行大厅里,一阵乱枪扫射全部处决。

 

第二天,连带着另一条路上的苏州农业银行也遭此夜袭,其实苏州农行并不是南京政府的银行,但是李士群的徒弟吴四宝走错了路。待到把所有职员聚集到楼下,战战兢兢的经理拼命解释,他们是苏州的良民,和南京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

吴四宝笑着对经理说:“你们叫什么名字不好,偏要叫这个名字,我们不识字,弄错了,弄错了。”

经理陪着笑说:“长官辛苦,长官辛苦。”

吴四宝又问:“那你们,中储券有没有?”

“有,有有!”经理的腰都快要弯到地上去了,“我们坚定支持汪主席的中储银行,积极使用中储券。”他抬头说:“建设大东亚共荣圈。”

吴四宝拍拍他的脸说:“好,好好,你很好。”然后转头对着手下说:“来都来了,全部杀杀掉算了。”

 

明楼那天从报纸上看到南京农业银行和苏州农业银行全员被屠的新闻,握着报纸在办公室里转圈,浑身发抖。

阿诚站在他边上,轻声说:“杀吴四宝的话,我一个人够了。”

明楼横了他一眼说:“你不是行动组的,不要乱逞英雄。”

阿诚咬着舌尖用力屏着脖子。

明楼看看他,拍拍肩膀说:“还不到时候。”

 


评论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