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现代AU][楼诚] 搬家记

隔山灯火:

文献工作者AU,前文→【金石其心】【芝兰其室】【岁月其滔】【人生其中


同系列小段子:种草记   识字记


献给爱读书的 @各种穿马路 老师。










搬家记、


 


 


新办公楼装修好了,王天风第一个搬了进去。


“这不科学。”明台说,“老师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尤其在其他人还拖延着不想收拾东西的时候。


“这个月我们修复室的实习生和借调人员最多,”郭骑云一阵见血地指出,“包括你,免费苦力不用白不用。”


“中午必须加餐了!”明台站在梯子上,一边伸长手臂够柜子顶上的宣纸一边道,“体力劳动者必须保证充足的热量摄入!”


“快点,等装车呢。”郭骑云催他。


明台一咬牙把纸拽了下来,带起一片尘土。


明诚咳嗽着从旁边经过,说:“大哥考察回来了,带了零食。”


“哦耶!”明台欢快地从梯子上跳了下来。


正要撒欢,就见于曼丽拖着一辆平车,在旁边等他。


一车复一车,车车何其多。


好在有曼丽,陪我来干活。


今天的明台也在苦中作乐。


到新楼一看,王天风正坐在纸堆中间大马金刀地……调浆糊。


这是有多热爱工作,简直把明台看饿了。


咽了咽口水,他跑到隔壁明主任的新办公室搜吃的,未果。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瓷花盆。


明楼和明诚面对面站着。细小的灰尘在阳光里飞舞,被他们的呼吸吹得远了一些,过会儿又回来。


明台无视有点诡异的气氛,忍不住吐槽大哥:“才搬了一个花盆,没有效率!”


“你懂什么,”明楼说,“整个部门的办公用品就这个花盆最贵。”


“民国的。”明诚点头,“一直用着,没让日本人搬走,不容易。”


那是因为这个花盆看起来就不太贵吧……里面枯死的芦荟还没扔呢,明台想。


民国也没有多远,最多也就一百年吧。


一百年啊,可能嗖一下就过去了。至少翻书的时候是这样的,好多人被压成薄薄的几页纸,很快就可以翻完了。


一本又一本,还有很多很多的书,但那个时代是过去了。


人还在热热闹闹地活着。


“可热闹死了。”朱徽茵兴高采烈地对同事说。


“怎么又打起来了?”梁仲春问。


“王主任在食堂打开了罐头,”朱徽茵说,“明主任专门从国外带回来的。”


“一个罐头,啧啧啧。”梁仲春说。


朱徽茵小声补充了一句:“鲱鱼的。”


与此同时,明台充满期待地地跨进了食堂的大门。




——————————————————


头晕脑胀,一边纠结工作一边见缝插针写个段子。


越忙越焦虑而漫无目的地刷着网页。

评论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