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凌李】日常一则

昵称是个什么鬼:

*闭关归来摸个鱼。


*来一发凌李老年日常。


*热爱老年日常很可能是因为我很快就要步入中年~


========================================




李熏然跟凌远在一块儿三十年了,凌远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凌,李熏然从小李成了老李。




但是凌远还是叫他然然,李熏然说了,叫可以,别当着外人的面叫,三十多年的老刑警了,在小辈面前的形象万万不能毁。




李熏然比他爸出息点儿,四十多岁的时候调到了省厅,没几年提成了副厅长,不用自己跑案子,按时上下班,美得很。




再有两年李熏然就退休了,头发倒是没怎么白,还是乌黑浓密的卷着。洪少秋前几年意识到岁月不饶人之后给自己换了个大背头,还撺掇李熏然一块儿换个发型,李熏然送了他个大白眼,发型这种东西,不换,一个家里总不能有俩大背头不是。




凌远到了岁数就退休了,医院想返聘他,被他拒绝了,前半辈子净操医院的心了,岁数大了不管这摊子破事儿了。再说了,他们家老李还没退休呢,在家做饭洗衣服才是正道。


最后凌远还是闲不住,去了医科大搞研究,带带博士生什么的,他满意,最关键是李熏然满意。




忙起来还好,这一闲下来就必然会出幺蛾子。出幺蛾子的肯定是李熏然,因为凌远退休之后的主要娱乐活动就是琢磨菜谱以及,解放天性。




李熏然觉得凌远肯定是前半辈子活的太板正,退了休闲在家里反倒越活越回去了。凌远退休的第一年,李熏然发现家里多了半柜子的毛绒玩具。第二年凌远变成了一个话唠,第三年凌远捡了一条狗回家。




李熏然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凌远在家里洗掉了一头的发油,头发软软的趴在脑门上,每天回家看见一个乐呵呵的小老头,老头身边蹲着一只乐呵呵的大白狗,李熏然满意的很。




要说凌远的退休生活,李熏然就一点不满意,凌远身体不好,还是那点老毛病,李睿跟韦天舒都说了,得定时去医院检查,凌远不穿白大褂死活不愿意进医院,尤其不愿意往诊疗床上躺,每次都得李熏然押着他去。




“这帮小家伙都是我带出来的,他们什么水平我还能不知道吗?”凌远在家里抱着只毛绒狮子跟李熏然耍赖:“我可不敢把我自己给他们练手。”




“我找李院长亲自给你看,行不行?”李熏然拽着狮子尾巴跟他僵持着。




“李睿什么水平我更清楚了,不去。”凌远揉着狮子的头:“然然,我真的好了,这么多年了,不用这么麻烦。”




“不行,必须去。”李熏然瞪着眼睛:“凌远同志,你这个想法很有问题!”


“不去。”凌远梗着脖子摇头。


“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李熏然伸手拽他:“我跟李睿说好了,必须去,人家等着呢。”




凌远不说话,耷拉着脑袋,倔着不动弹。李熏然没办法,叹了口气,在他旁边坐下,拽了拽凌远的老头衫:“我知道你怕查出什么问题来,可是我也怕你有什么事情我发现的晚了,你就当照顾照顾我,去检查一下,要不我不放心。”




“我才不怕。”凌远撇撇嘴:“我是不想浪费时间。”


“嘴硬。”李熏然看他态度软了点儿,摸摸他后背:“不怕就去查查,也好放心,还说等我退休了出去玩儿呢。”




“那,那要不就去?”凌远回过头,摸了摸李熏然的头发:“你别怕,我还能陪你好多年呢。”


“嗯,你乖乖去医院我就不怕。”李熏然去给他拿外套,看凌远去卫生间摆弄头发,花白的头发还要梳起来,在年轻人面前不能丢了院长的气场。




“倔老头。”李熏然悄悄嘟囔。




检查结果出人意料的好,凌远的胃病好了不少,也没三高什么的。李熏然拿着结果满意的点点头,听医生说怎么注意饮食。凌远在不远处跟李睿说话,板着一张脸说教。




“凌教授精神可真好。”年轻医生忍不住感慨:“一点也不显老。”


“这倒是。”李熏然乐呵呵的应下了:“多谢你了,你忙吧。”




告别了年轻医生,李熏然过去找凌远,冲他抖了抖检查结果:“没事儿,放心。”


“这下你满意了?”凌远笑他:“你看,我就说没事,你不信我。”




“那还不是你以前老骗我,你呀,在这事儿上最没信用度。”李熏然笑回去,跟李睿打了招呼就带着凌远回家。李睿站在门口看他们走远,李熏然拉着凌远的手腕,两个人都跟三十年前一样,不驼背不弯腰,走路也还是一样风风火火的。




“嘿,这俩人。”李睿摇摇头,笑着回办公室去了。




李熏然跟凌远二十多年前收养了个男孩儿,当时孩子三岁多,父亲重病没救回来,母亲早就没了,凌远心里不落忍,就带回家去了,一直养到现在二十八岁。




凌远向来是放养,孩子大了就更不怎么管了,李熏然反倒成天操不完的心,前几年操心儿子进医院当实习医生,别跟他爸似的把胃搞坏了,这几年操心儿子迟迟不找女朋友。




凌远劝他放宽心,说:“我二十八的时候也没谈恋爱啊。”


李熏然不听他的,说:“我二十八都认识你了!”


“那没准儿儿子像我呢?”凌远拉过他的手,放在手心里拍拍:“别担心啦,前两天老庄跟我说了,说在医院看见他跟个女医生走的挺近。”




“真的?”李熏然将信将疑。


“臭小子那么大了,你操心他干嘛?”凌远伸长了胳膊搂住他的肩膀拍了拍:“要不咱买只猫吧?”


“买。”李熏然近几年很有当领导的派头,点头批准了。




“不过臭小子的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李熏然回过头来补充。


“橘猫你喜欢吗?”凌远强行转移话题。


“喜欢。”李熏然点头,眼角笑出几条褶子。


“哎我们单位好像新调来个做文职的小姑娘.....”李熏然还是不死心。


“那明天去挑只猫。”凌远按着李熏然的肩膀:“不许想了。”




“哼。”李熏然抱过沙发边上蹲着的大白狗顺毛。


凌远起身去洗水果,悄悄嘟囔道:




“倔老头。”



评论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