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春日宴

-眯眼-:

前篇:风月


  赵云澜去上班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两点了。

  沈巍和他一起出现,脸色已经比前一天好出很多,而相比之下,赵云澜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连连打着呵欠从外头进来,难得穿着件高领的内搭。

  “哎,怎么啦你们这是。”

  赵云澜一进来,先看见郭长城哭丧着一张脸缩成一团,隔着半个沙发,楚恕之拧着眉坐在一边,气氛十分诡异。

  眼看没人说话,赵云澜稍微一想就乐了:“哎哟,这是闹内部矛盾了啊,怎么了,我可是听说有人用了长生晷,这事儿怎么没人给我这个处长打报告啊?”

  郭长城一副快哭了的样子:“赵处,楚哥给我用了长生晷!我也没答应,怎么好这样的。”

  楚恕之冷哼一声:“不用长生晷你就死定了。”

  赵云澜看两人这样觉得好笑,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心里忍不住叹气,他们这个特调处,还真是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的灯,上到他旁边这个顾问,下到刚进来的新人,个个都让他不省心。

  想到这儿,赵云澜叉着腰仰头长出口气,忽然把沈巍拉到跟前:“行吧,这事儿沈教授有经验,来给大家谈谈吧。”

  沈巍一脸莫名地看着他:“.......谈什么?”

  赵云澜理所当然道:“你是地星人,我是海星人,你分了一半命给我,这不前车之鉴嘛,现在小郭和老楚情况一模一样,好歹给点注意事项。”

  说着他顿了顿,掰起手指头拉长声音:“比如说,浑身能量会乱套啊,必须要大半夜在厨房里割腕啊,会虚弱到被人绑在柱子上.......这种类型的事。”

  沈巍:“.......”

  郭长城听到他说的话,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一下子过来拉住沈巍的胳膊:“有没有办法还回去啊!沈教授,我不想要楚哥变成这样啊!”

  沈巍看了一眼赵云澜,见他笑的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知道这人是存心的,忍不住叹了口气,低低道:“你还在生气。”

  赵云澜耸肩,佯装吃惊:“我生什么气,小郭,我和你说啊,老楚,他自打来了我们特调处,别说没和人共享过一条命,连口烧烤都没和人共享过。你现在能叫他心甘情愿为你用长生晷,这可是天大的造化呀。”

  郭长城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赵云澜心中了然,望向一边的楚恕之:“来吧,和沈巍同志学习一下经验教训,别再犯一些不必要的错误。”

  他说完,一脸阴沉的楚恕之当真起身走了过来,一时间特调处里人人侧目,沈巍实在不知该说点什么,和人面面相觑了一阵,终是忍不住朝赵云澜投去求助的目光。

  赵云澜一下笑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写着理所当然:“沈教授,你怎么还不明白,都是用一条命的人了......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这事儿不得有点说法吗?就算我不要,人小郭老楚也得要个说法呀。”

  赵云澜说话音调往上勾的时候,沈巍就知道他多半存了几分逗趣的心思,不知该如何招架,想起昨晚的事更是脸上发烧,半天才红着脸结巴道:“你要,要什么说法?”

  楚恕之看这架势就知道赵云澜说不出什么好话,翻了个白眼便也不愿在两人跟前杵着,路过时用力揉了一把小郭的头发:“行了,别听他瞎说了。”

  赵云澜立即露出一副你是领导我是领导的表情,结果手刚抬起来,沈巍一把便把他抓住了。

  “我不会再骗你了。”

  沈巍看着他,声音压的很低,脸上的红晕尚未全部褪去,一双眼睛认真到了极点,赵云澜最怕他这个样子,原本到了嘴边的玩笑话都给尽数噎了回去。

  赵云澜想,他真的是服了沈巍,简直就是专门来克自己的。

  直到大庆在旁边咳嗽一声,赵云澜才意识到周围还有好几双眼睛盯着,他颇为尴尬地把沈巍的手拉下来,干笑道:“那什么.......都散了吧,小郭老楚这事儿我知道了啊,下次都注意,自个儿的命可不只是自己的了。”

  闻言楚恕之不客气的冷哼:“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我们?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你.......”

  赵云澜气不过,正要骂人,沈巍拉住他:“你还是睡一会儿吧,时间不多了,趁着夜尊还没来,你还是能多修养一会儿是.......”

  “老子睡不好那怪谁啊?”

  没等他说完,赵云澜直接打断了他,沈巍立竿见影地有些脸热,抬头对上来自大庆和祝红颇为震惊的视线,到底还是脸皮薄,甩手就进了办公室。

  “唉,看看,读书人,不好哄啊。”

  赵云澜见状,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在众人的视线里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拉上了窗帘。

评论

热度(1148)

  1. 何必西天万里遥-眯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