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巍澜】那小子真菜 完结篇(演员巍X电竞澜)

阿刺:

私设paro:人气演员沈巍X职业电竞选手澜


“他所有的满分答案,都是我。”


第三十二章(完结章)


因着贩卖航班信息的无良黄牛,不得已改签了好几次,晚间赵云澜落地的时候,还是收到了机场大厅人满为患的消息,他去各地比赛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粉丝组织接机的情况,只是这次似乎不止为迎接满载荣光而归的他的粉丝,想要获得第一手资料的记者媒体中不少恐怕是冲着他和沈巍而来。

为了避免出现难以预料的状况发生,战队一行人一合计,决定其他人先出去吸引视线,而后赵云澜从VIP通道离开。

“没心没肺。”
“见色忘义。”
“岂有此理。”
众人出去前纷纷对赵云澜发表了当挡箭牌的友好心得体会,赵队长不以为意地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你们这就叫嫉妒,嫉妒使人丑陋知道吗?”

确认了行李都拿好了,赵云澜给沈巍发了一条信息,出去之后汪徵会来接应他,再一同奔赴停车场。

沈巍换了一辆赵云澜之前没见过的车来接他,把行李箱放置在后备箱后,保险起见没有下车的沈巍勾着身子给他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赵云澜一上车,就被车内十足的暖气包围,周身的寒意立即被驱散。

“你什么时候买的这车啊?路虎和你的气质不搭嘛,还以为沈大影帝来接我,至少也得是兰博基尼吧?”赵云澜打量着沈巍新车的装饰说笑道。

熟练的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机场离市区隔着挺远的一段距离,偏偏又下起了雨,给驾驶造成了一定的难度,专心致志开车的沈巍闻言不着痕迹地清了清嗓子,“这车挺适合以后出去自驾游的,你不喜欢?”

其实这辆车是向来属于冷静派的沈巍冲动消费的结果,之前拍综艺节目的时候,场景在一家汽车城,听到这辆车叫“极光”的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与赵云澜有关,还在与赵云澜冷战的沈巍,怀着某种期冀,回来就鬼使神差地买下了它。

外界不少人对他的座驾了如指掌,今天开它来接赵云澜,也足够低调安全。
听到“自驾游”三个字的赵云澜一扫方才乘飞机的疲累,像是熬夜时喝了一罐红牛一样来了精神,回答得也很干脆:“喜欢!怎么不喜欢?空间又大装它个十顶八顶帐篷的不成问题。”

顺着话头,赵云澜开始口头计划起了之后的“足迹遍天朝”旅行路线,叮当作响的微信消息提示音将他的思路打断在青海湖露营赏星星。

国足希望之光:敲里吗!!差点被挤成人干儿!!
国足希望之光:这些人是魔鬼吧我背包带子都快扯断了!!
不上长城非好汉:谁让你说赵云澜在你那边的?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我作证林静差点对着记者讲那春天的故事了。
别打扰我飞升:嚷嚷什么?奖金还在你红姐我手里,想不想要了?
国足希望之光:年幼的我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份痛苦,下次我要跟那个没心肝儿的家伙一起走。


不上长城非好汉:他怎么没心肝儿了,沈巍不就是吗?


小郭同志:那个……林静哥,赵队长不会让你上沈巍的车的……




看着群消息笑得不能自已,还把他们发的现场图给沈巍看,全然忘记了他身边坐着的是被他叫过“沙丁鱼先生”的某人:“哈哈哈哈哈哈你看林静,照相机都怼他脸上,整个人都快变形了哈哈哈哈哈!!”

在后排安静当透明人的汪徵无法直视前排两人之间涌动的不知名的因子,只好强迫自己时刻关注着窗外,到合适的地方下车回家。

到小区停车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公寓的地下停车场没有多余的空位,沈巍只好把这辆车停在别处,到自家楼下还有一段路,幸好出门前看了天气预报带了伞,盘算着也是时候换个更大更方便的房子,帮赵云澜拿好行李,二人准备回家。

手机响起了急促的铃音,赵云澜把手上的东西也一并交给沈巍,接起了电话。

“你和沈巍到家没?那个恐吓快递又来了,这次里面只有一张不明所以的塔罗牌,我们查了一下好像是什么代表死亡的……总之你们小心一点,我怕这个人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祝红的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到她的不安,赵云澜看了一眼在等着他沈巍,“我们刚停好车,恶作剧而已你们就放心睡觉去吧,再说我们两个大男人能……”

“小心!”
话音未落,从暗处冲出来一个黑影,直直向他们冲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锐器,来不及就目前的情形做出反应,来者不善的人就扑了上来,电光火石间,沈巍挡在了赵云澜面前护住了他。

刹那间,他似乎听见了蝴蝶翅膀断裂的声音。

空旷的停车场出奇地寂静,沈巍失去支撑力气向后倾倒,后背倚靠着他缓缓滑落下去,赵云澜才看见了那人手上紧握的水果刀,上面沾染了鲜红的液体,沿着刀尖一滴一滴地坠地。

手机掉落在地上发出悲鸣,赵云澜接住沈巍,半跪在地上调整了好几个姿势,才让沈巍不至于完全倒在水泥地上,顾不得那个全副武装到连发色都看不见的凶手逃跑了,赵云澜眼睁睁地望着穿着驼色毛衣的沈巍,腹部渐渐绽开了一朵暗红色的花。

“沈巍!”

失声了几秒,挂念的人的名字才冲破层层阻碍,从赵云澜喉咙里发了出来,在停车场里回荡着,他颤抖着手不敢触碰伤处,又怕失血太多会造成什么难以想象的后果,慌了神的赵云澜抱着沈巍,一时间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你没事………你没事就好……”
“你别说话!求你了你别说话……”

咸涩的东西从眼眶里逃了出来,沈巍强扯出的苍白笑容让赵云澜彻底失去了理智,他还有许多话没有对沈巍说,冰箱里的布丁坏掉了,还没能吃到沈巍为他新做的,方才未完的旅行计划里每一处都有他,往后的余生里,也全都被刻上了沈巍的名字。

赵云澜大脑一片空白,嘴里喃喃重复着些什么,慌乱中摸到掉在地上屏幕碎裂的手机,强作镇定地拨打急救电话。

“云澜……云澜?”
“沈巍!!”

突然惊醒直起身子的赵云澜,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叫醒他的沈巍的额头,赵云澜吃痛地揉着痛处,身体力行地明白了什么叫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出这么多汗。”沈巍关切地问。

愣了两秒,心有余悸的赵云澜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他点点头,随之又否定的摇了摇头,随口找了个说辞:“车里暖气太足了,热的。”

失去沈巍这种话,即便只是不真实的梦境,他也永远都不想、也不舍得说出口。

“对了,刚才祝红给你打电话,你睡着了,我怕有什么急事儿就帮你接了,她说给你寄恐吓信的人,已经抓到了。”看出了赵云澜没有说实话,沈巍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两人从下车,到拎着行李出停车场,赵云澜都一副草木皆兵的模样,启动了一级防御姿态的他令沈巍有些摸不着头脑。

雨势毫无变小的趋势,沈巍腾出了一只手给两人撑伞,途径的住所亮灯的只有寥寥几户,行李箱的轮子与地面摩擦发出的轻响,继而被滴答雨声淹没,地面上的小水坑里,盛放出了一朵朵水花。

“你为什么说,没有我,你就不会站上领奖台,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不紧不徐地并排走着,沈巍将伞向赵云澜那边倾斜了一点,又将人揽向自己一点,“要我直说的话,这部戏好几场重要的感情戏,我都是将对方,想象成你来演的,包括大家评价最高的那场重头戏,我想啊,如果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身边陪伴着的是你的话会怎样,抱着这样的心态这样去演的。虽然电影里没有明确表现出这份感情。”

平静且坦诚地对赵云澜诉说着,一字一句,和着雨声落在赵云澜耳畔,出乎意料地带着安神的作用,赵云澜忽然觉得,即使下着雨,这条路要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就好了,光是行路时肩头不经意间的触碰,就足以叫人心生感动。

进了门,还未换鞋,赵云澜就笑着对沈巍张开双臂,“还没有正式地恭喜你呢,我的大影帝。”

这个拥抱来得或许晚了一些,沈巍嗅着赵云澜发间熟谙的味道,内心柔软成一片,“欢迎回家,我的冠军队队长。”那分开的这段时间内沉积的思念,通通溶在了这个长长的拥抱当中。

不管什么,只要前面加上“我的”的前缀,仿佛就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像夏日的冰镇西瓜,冬日温暖的热可可,若仔细品尝一口,整个人便能飞上云端。

“我以后不会再自作主张了,所以你也不能轻易离开,好不好?”
赵云澜对上沈巍诚挚的目线,抿着嘴装作考虑的样子,“那不行,你得给我写份保证书。”尔后笑了开来,“行了行了,你手臂都淋湿了,快去洗个热水澡,我去收拾一下行李。”

把沈巍赶去洗澡,说着收拾行李的赵云澜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冰箱,里面果然放了不少明显是新做的布丁,迫不及待地取出一盒,拿了个勺子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了起来。

沈巍的手机就放在茶几上,连续响了好几次,瞥了一眼,亮起的桌面让赵云澜不得不在意,顺手拿起了手机,不用动脑就解开了沈巍的手机密码锁,手机壁纸果然是他和沈巍那次一起看电影被拍到的图片,赵云澜心道又多了一条调戏沈巍的把柄,正要放下手机,上面显示了几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讯。

[你以为把烛九搞垮了,你就能高枕无忧吗?]
[先我一步自爆又怎样?我丛波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对了,你以为那个迟锐是什么好人吗?当初为了接近你,他可是和烛九做了不少交易呢,转眼就把烛九卖了,在片场差点害得赵云澜手废了的也是他,惊不惊喜?]

点开附带的那段视频,赵云澜认得视频里那个正在对摄像器材动手脚的小胖墩,是迟锐的助理,正当他若有所思的时候,迟锐发来了微信消息。

迟锐:沈哥你……休息了吗?

认真思索了一会儿,趁沈巍还没从浴室出来,赵云澜把丛波发来的消息,包括那条视频统统丢进了垃圾桶,点开了迟锐的微信信息,发了一个咖啡店的名字过去,以沈巍的名义约了人明天下午见面,得到回复之后把这段聊天记录也一气呵成地删掉了。

翌日,沈巍回公司处理后续事宜,赵云澜借着回基地接大庆,掐着时间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

巡视了一番稀稀拉拉坐着几位客人的咖啡店,赵云澜径直走向角落里的某个卡座,见到赴约的是自己不是沈巍,对面坐着的迟锐没有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

“赵……赵大哥?”
随便点了一杯咖啡,赵云澜摘下了从沈巍那儿发掘的,据说是赞助商送的,但没见沈巍戴过一次的墨镜,对着迟锐笑了笑,“你这样叫我,我总觉得我是什么金链子大汉似的。”

迟锐语塞了一下,不等他回复,赵云澜开门见山继续说道:“有人给沈巍发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视频,关于之前片场的一个事故的,不巧的是被我看到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删掉了,沈巍没看见,我善意的提醒你一下,你的团队应该知道怎么去处理。”

手里的小勺落了下来,与咖啡杯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迟锐的脸上写满了无措,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我……”
“我知道你喜欢沈巍。”以谈论天气的语调说出这句话,赵云澜目光直直地落在面前的人身上。

被戳破了费心隐藏的秘密的迟锐,呆愣了几秒之后,大抵是今天喝的这杯咖啡没有加糖,他面上挂起的笑容也多了几分苦涩,他做了个深呼吸,换上了一副释然的神情。

“是啊,我喜欢他,喜欢了很久很久,是他把我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原本打算把这份喜欢,珍藏在心底的,可是实在是太喜欢了,绿植都有趋光性,我想我可能也有吧。所以花了很多心思,才慢慢地接近他,给他的电影唱主题曲,我和他的名字第一次一块儿出现在新闻上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我创造了许多的机会去跟他有交集,我以为,总有一天他能看到我,能感受到我的心意的。”

“那次害你受伤,我向你道歉,我本意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我只是一时糊涂,想要跟他有更多一层的……”

意识到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迟锐的自白戛然而止,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沈巍本人的场景,沈巍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或许是化妆镜周围的灯光太过明亮,他总以为面前对他微笑的沈巍,是他的幻觉而已。

“你应该有考过试吧?每一张试卷呢,基本都会有对应的标准答案,给你透个题吧。”赵云澜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等迟锐叙说完了才徐徐开口。

“不过不好意思的是,沈巍的这张人生考卷的试题呢,所有的满分答案,都是我。”

往迟锐的咖啡杯里加了几块方糖,赵云澜顿了一下,“你说他是你的光,抱歉的是,他也是我的光,可是不同的是,我确信,我也是他的光。”笃定地说着,赵云澜平和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得意之情。

拍了拍被失落包裹住的迟锐的肩膀,赵云澜竟有些于心不忍,“咖啡要是很苦呢,就加点糖再喝,你总有一天也会找到你的答案的。”

赵云澜起身走出咖啡店,直至赵云澜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迟锐才回过神来,搅拌了几下尚有余温的咖啡,端起杯子送到嘴边尝了一口,甜味瞬时溢满了口腔。

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沈巍得到一位国际名导的青睐,邀他出演两国合作新片《末班车》的男一号,而赵云澜亦将率队横跨大洋,出征第一届世界邀请赛。
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轨,两个原本在不同领域,几乎不可能有汇集的人,奇迹般的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对方的未来。

赵云澜依旧是碗碟破坏者,沈巍虽然平日与大庆和谐相处,给他洗澡时仍然会被猫爪伺候,他们依然喜欢一道在阳台,享受日光照耀的惬意午后时光。

道旁光秃秃的行道树树枝上发了新芽,沈巍驱车领着睡过头的赵云澜赶飞机,只能送到停车场的沈巍,目送着因为起晚了,手忙脚乱套上了沈巍的衣服,不合身而不自知的赵云澜进了航站楼,掐着飞机起飞前,给赵云澜发送了一条似乎已成彼此之间的暗号的短信,才驾车返程。

“起落平安。”

回到家里,沈巍习惯性的把钥匙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才发现上面有一张纸条,署名“云澜”后面还画了一个笑脸。

[玩个寻宝游戏吧,请找到这个屋子里最甜的地方。]

换上了家居服,沈巍饶有兴致地在家里搜寻了起来,最终在赵云澜存放棒棒糖的糖盒里,找到了同样一个他没见过的首饰盒子。

里面安安静静躺着的,是一枚戒指,准确的说,是赵云澜拿下总决赛冠军时的奖品——象征着荣耀的王者之戒,糖盒里还压了一张字条:我发现这个戒指上制了一个二维码,扫码还可以留一段语音,我录了一段,你可别听漏了啊。

预感到了什么,沈巍拿起手机打开软件扫码的手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微颤,按下播放键,将听筒放至耳边,熟悉的声线传了出来:

“我想了很久这个开场白要怎么说才帅气,但是都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表达,我就单刀直入吧,等我回来,咱们商量商量婚礼的事儿呗?你看咱俩郎才郎貌的,这个戒指,就拜托我的准新郎沈巍先生,暂时保管到我亲自给你戴上那天,你看怎么样?你同意就眨眨眼,好啦我当你同意啦,沈巍赵云澜,锁了!”

难怪昨晚赵云澜以不舒服为由在卫生间待了好几个小时,原来是为了录这段音频,沈巍脑海里浮现了一遍又一遍纠结的赵云澜的模样,不由得弯了眼睛,把戒指放回首饰盒,打开了用来放重要文件的保险柜,郑重地放了进去。

三万英尺的高空上,赵云澜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打开遮光板,将目光投向舷窗外,想着沈巍找到自己藏起来的东西的反应,笑意不禁爬上了嘴角,连外头的云朵,看起都像可口的棉花糖一般。

记起来沈巍临行前给了他一个信封,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上了飞机再看,他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那封信,上面煞有其事地写了“云澜亲启”,赵云澜想,这个文绉绉的技能应该是沈巍以前拍戏的时候学来的。

信封里东西似乎不少,先拿到的是一把钥匙,余下是两张洒金宣纸,赵云澜想着最近在为了角色练习格斗射击的沈巍,“铁汉柔情”这个词语不合时宜地跳了出来。

那应当是他们新家的钥匙,代表的意味不言而喻,“家”永远是人们向往的地方,他的家,叫做沈巍。

其中一张宣纸,展开是一片空白,并无实质性内容,赵云澜却好比亲眼瞧见了繁星漫天,触人心弦的景色,他太了解沈巍了。

那是千言万语只在心中,不着片语却动人无比的无字情书。

而另一张,只用纵横挥洒的笔锋眷写下了一句简单却极深情的话:

想要不停地拥抱你,因为你,是我心里永远的极昼。


【全文完】


正文完结啦,大约10w字,感谢可爱的你们一路陪伴,让我做完了这个梦,我们番外见呀!

之后会放出修改版本的txt😘

我并非是一个很有耐心坚持一件事的人,虽然写得很差,但能写完我十分开心嘎嘎嘎

你们的每一条评论我都有看,非常非常感谢,都是我滴动力源泉呀🌟

同人曲正在制作中,不知道你们想听不🙊

还有很多想写没写的,就放在番外吧,你们想看什么也可以留言嘿嘿嘿

那么,晚安啦!

评论

热度(2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