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西天万里遥

【诚楼】月满西楼(现代黑帮AU,甜)十八

桥错:

明楼这一觉睡得好,等到在醒来已是第二日的晴空万里。

阿诚低下头看着怀中人尚不清醒的睡颜,胳膊长腿长,比自己还要高出一截的男人软绵绵的缠在自己身上。他不禁用手掌轻轻安抚着明楼的脊背。

“醒了?”两人睡在明诚少年时候的卧房里,地中海风格的小清新装饰,湖蓝色壁纸,蓝白条布艺沙发,纯白色梳妆台和书桌,白色铁艺的大床,床头挨着窗子,窗上挂着白色的纱帘。

“嗯……”明楼一头缩进被子里。

阿诚害怕他呼吸不畅,又把人从被子里挖了出来。明楼皱了皱眉,用手挡住阳光。阿诚将纱帘外的浅蓝色窗帘也拉严实了。

“阿香煮了鱼片粥,你是在床上吃还是去餐厅?”阿诚穿好衣服问道。

明楼倚在床头微微回过神:“去餐厅。”

“你先换衣服,”阿诚将居家服递给明楼,“然后我们去吃饭。”

“阿诚……”明楼上一秒还眼中带着笑意唤他的名字,下一秒突然间换了颜色,剧烈的咳了起来,一时间居然不能止住。

“没事没事……”阿诚迅速扑过去,将明楼揽入怀中,让他的下颚搭在自己肩头,用手掌安抚着他的背。

“明楼会严重的咳嗽,严重后继而会咯血……”

阿诚已经不敢再去想庄恕的话,活了将近二十七年,还有什么没见过的?他这辈子站在青云端只手挑起千层浪,也曾低入到尘埃里任谁都敢踩一脚。

钟鸣鼎食、玉粒金莼他不稀罕,凄风苦雨、百般折磨也不曾让他折腰。到头来只有一个明楼倒成了心中执念,看不破、参不透,为了他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他明诚统统不在乎,只要一个明楼,也只求一个明楼。

明楼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将头抵在阿诚的肩头喘息:“这病不过是折磨人些,一时半刻倒不至于死了,哪里又勾出来你这些伤心?”

“我不放你走,谁敢让你死?”阿诚揉着他单薄的耳垂一字一句说道。

明楼低沉的笑,好像打开了一张老唱片,他向来是个不怕忌讳的人:“我便是要死也要拉上你垫背的,明诚你吃我家饭喝我家水,想跑是跑不了的。”

阿诚被他这看似凶狠的话逗笑了,一口咬上明楼的喉咙。

狠狠的咬,明楼拧不过他,手手脚脚都被阿诚束缚在怀中,只能口头抗议:“真真是个小畜生,养不熟的狼崽子。”

明楼便光明磊落的盯着脖子上的牙印坐在餐厅里吃早饭。

今日难得明台也在,这位明家的小少爷今年才二十出头,却比上头的两位哥哥还略高一些,他叼着把银勺子,一边喝粥一边晃腿,于曼丽坐在他旁边十分嫌弃的照着大腿拍了他一巴掌。

明台看见明楼入座,十分狗腿的起身给他大哥拉椅子。

“今天这么懂事?”明诚让阿香也坐下吃饭,自己拿了碗给明楼添粥。

“这不是上次那套骨瓷餐具么?”明楼手中端着那只素白镶金边的粥碗,细细打量,随口说道,“用人骨烧的最精致。”

“呕……”明台胃里翻江倒海,几欲呕吐。

明楼淡淡瞧了一眼他:“这套又不是。”

明台推开碗:“你们就是嫌弃我,不乐意我在家里待着。”

于曼丽听了明台的话抿着嘴笑,连阿诚都笑了起来:“谁敢嫌弃小少爷。”

明楼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递给于曼丽。

于曼丽接了一看,正是一辆她心心念念的揽胜:“谢谢大哥。”

“为什么不给我换车?”明台抗议。

“那把曼丽换下来的smart给你开?”

“我一个大男人才不要!”明台几乎要拍着桌子抗争啦,“你们都翘班,我一个人天天在明氏累死累活的,你们有没有人性!连车都不给我换!都不给我换!不给我换!”

明楼被他吵得脑仁疼,签了支票十分简单粗暴的堵住明台喋喋不休的嘴。

明台终于开心了,十分谨慎的将支票收好,继续低头喝粥。

用过早饭,阿诚送明楼回书房看文件,然后和明台坐在一楼的客厅里聊天。

“大哥以后都在明家大宅里住么?”明台叼着一个苹果问阿诚,想了想又说道,“大哥身体不好,大宅里清净,多住些日子也好。”

“有你在倒也热闹。”阿诚笑道。

“阿诚哥。”明台撇撇嘴,“大哥其实……大哥其实这辈子挺不如意的,你要好好对他。我知道大哥总觉得我是个小孩子,可我就是不想长大,便是有一日大哥走了他也是放不下我。”

阿诚心里一酸,小祖宗也算成人了。

嘴上却笑骂道:“净说些混账的孩子话,你大哥好着呐,且长命百岁去了。”

明台笑的苦涩:“道上的事我虽然从不过问,却也知道如今不太平。咱们家如今的地位是用了多少明家人的白骨堆起来的,阿诚哥你比我清楚。如今明家在你手里,一则明家几十年的荣辱都交在你手里,再则……”

他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抓住阿诚的手:“再则,谨记定要先保住你自己的平安!”

明诚笑起来,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你阿诚哥刀头剑脊上滚过无数次的人,十年前让我死不了,如今哪个阎罗敢收我?”

明台笑起来,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阿诚哥你好中二。”

明诚板起脸来:“我看你是找打!”

“阿诚……”明楼的声音轻飘飘的从书房里传出来。

“来啦。”明诚应了一声,便将明台扔在一旁上了楼去。

本想泡一杯咖啡,但转念想想,明诚倒掉了磨好的咖啡粉,沏了一杯养胃的普洱端进了书房。

明楼正在吃蛋卷,什锦味的,他眼睛盯着电脑,十分迅速的嗑进去一根,然后再吃另外一根。

书房里是长毛地毯,阿诚嫌不好打理,把这种容易掉渣的零食都没收走了,这会儿也不知道明楼是从哪里找到的蛋卷。

“不许吃。”阿诚站在明楼面前低着头,阴测测的看着他。

“去客厅吃?”明楼抬起头对着阿诚眨了眨眼睛。

阿诚认输,一只手抱着笔记本、文件、蛋卷,一只手拉着明楼,两者人慢吞吞的往一楼客厅挪动。


谢谢大家的喜爱,小透明不甚惶恐,努力三十章之内完结。


评论

热度(294)